集體回憶
威來馬


新來猛 威來馬

 

 

先導探源

 

威來馬用於策騎,品種從1800年代被帶到澳洲殖民地的匹繁衍出來。

這個名字起源自新南威爾斯州早期繁殖的種。

他們最初被稱為新南威爾斯

 

 

背景擇要

 

香港賽馬開始時,衹是一群四足動物雜牌軍。

出賽匹種類由英國的純種到澳洲的威來馬,阿拉伯及不同來源的小馬

各類小馬每場賽事都分班次,提供了一些精彩的娛樂。

 

威來馬開始參與中國賽事的歷史可能比我們估計得更早。

直至1960年,這些澳洲入口的匹接替了中國小馬,漸漸地後者更被取代。

無論如何,威來馬香港賽馬職業化前十年間還被歸類為小馬

他們實際是來自新南威爾斯飼養的真正匹,純種血統成份隨著時間增加。

 

 

歷程重點

 

1848-02-07_2 (週年大賽的第一天) 全權代表盃威來馬而設。

獎項由港督約翰載維斯頒贈,「灰色風格」勝出。

 

1855年,賽中國一些北方城市很興盛,中國小馬已受到公眾的偏愛。

那時侯在香港的賽很不振,原因不明,因此香港也轉向中國小馬

 

1868年,上陣匹持續減少。

德國盃沒有英國參賽,報名的威來馬卻非常多。

 

1875年,德國盃只准”配售”參加。

十三匹報名,全部是威來馬,但祇有兩匹出戰。

有場讓磅賽,十四匹威來馬報名,亦祇有三匹上陣。

 

1878年,參賽數量回升,明顯因為配售入口威來馬的制度。

牠們被分配到四場賽事,包括駐軍盃和帕西盃。

 

1900-06-21,義和團在北方宣告起義。

不久,切斷中國小馬供應,因此香港趕快回復倚賴澳洲威來馬

 

1901-02-26 週年大賽中國小馬不足夠供應。

董事們匆忙地入口更多威來馬,牠們被評為”咑呲新“。

 

1901-02-03 咑呲大賽,為威來馬而設,,冠軍錦標賽也一樣。

 

1902年,為另一批威來馬與澳洲和新加坡舉行談判。

1902-02-19 大賽日,這次所有賽事是同一班別匹。

“威來新“八場,”香港威來馬 “和 ” 公開威來馬 ” 各三場。

這樣的比例對威來馬馬主不公平。

強調威來馬花費比較中國小馬多很多。

馬主亦反對劃一威來馬的高度。

董事們曾提議”威來馬 “公開賽,准許15.1掌的上海威來馬參加。

香港前時已確定威來馬14.3掌的高度限制。

遮打主席警告沒有上海小馬將會沒有足夠的”舊威來馬 “去湊合一場賽事。

會員同意擱置爭議直到1903年大賽之後。

 

1903年,隨著義和團動亂結束,中國小馬再來港,而威來馬就被攆走。

 

1904年,威來馬已逐漸褪下。

每天衹有一場比賽是為威來馬而設 — 福州盃,職業盃和法厄同錦標。

三場中最多的只有七匹上陣。

 

1930年日本對中國入侵又再次嚴重威脅供應線。

香港急急轉向澳洲,然後威來馬重返快活谷

1930-11-01,一批20隻威來馬運送抵達。

 

1931年,日本對中國的壓力引致另一次小馬供應中止, 因此再多40匹的威來馬入口。

 

1932年,多四十匹澳洲小馬抵達,在這些新的賽事中展現威來馬的出色:

蒂山咑呲(一又二分一哩),彩金每匹20元、加2,000元分配。

澳洲小馬冠軍賽 (一哩二五) ,彩金每匹50元、頭加2,500元。

悉梨新及柏斯碟分為兩組賽事,分別為超過及少於14掌的。

在特別大賽中,加入香港秋季冠軍、新配售冠軍及昆士蘭秋季冠軍。

 

1933年度,另一批澳洲運送卸下;很明顯地在威來馬級別有大量耗損。

115個廐中,中國小馬194匹(前一年有272匹) 及澳洲馬46匹(前一年有 60 匹)。

 

1934年,澳洲馬,不知怎的,從舊記錄板上橫掃刷新了六項。

那年的威來馬王是佛山先生的「亞遜能力 」(14.3)掌。

 

1939年,一大群特別的澳洲馬擁入,將會被拍賣

60匹威來馬被分類為澳洲配售新

 

1940年,威來馬樂蒂山咑呲與五陵會盃合併。

1940-04-06,2哩讓賽,首場布里斯班春季讓賽,公開賽事全部是威來馬,在第三次特別大賽中舉行。

 

1941年,港督杯為威來馬而設,但直至1940年,這賽事是為中國小馬而舉行。

之後,中國小馬再次“被拋出局”。

 

1942年中國小馬咑呲已經停辦,衹有一個咑呲 — 香港咑呲 — 給予威來馬

 

1945-11-25 星期日下午由重光英軍隊員在雙魚河復辦香港賽馬

參賽小馬包括一些幸存的戰前威來馬

 

1946-01-01 快活谷復辦香港賽馬,其他參賽小馬大部份是1942年戰前未命名的威來新

 

1947年,約翰辛先生新的威來馬那茜后」是一時之選,牠贏了咑呲 (阿圖茂) 及冠軍錦標 (黑先生)。

 

 

概述總論

 

起初,威來馬並不是受歡迎的參賽種。

一個馬會的會議上,講者宣稱,威來馬是一頭很昂貴的動物,成本是配售中國的兩倍。

『之後牠要吃米拉食物來養壯,及塗上阿倫太太的生髮劑保持狀態去快跳一課。

料理牠四個月和使牠適合比賽,當來了一場試跑衹有80%的威來馬可以造到中國小馬的時間。

往年35匹配售威來新中,無一匹有資格參加冠軍錦標。』

而用牠們打球,六十匹來自1902週年大賽威來馬衹有兩匹出現在球場上,牠們也沒有突出之處。

 

二戰和中國解放後停止小馬供應, 於是鐵定了快活谷馬場澳洲馬壟斷

那時,一個重生的馬會應該有一個重生匹服務是恰當的。

威來馬變成已改良很多的動物,受到更多更好的訓練和策騎。

這澳洲的跑手在公眾前已牢固地建立自己大熱的型像。

 

曾經有預測威來馬在未來可能會更健碩,因為有新小馬在澳洲繁殖。

這在澳洲仍然稱為“牧場繁殖”—意思是繁殖不是在配種育埸而是在牲口牧場。

小馬由配種雄與牧場雌交合而來。

無論如何,一代一代的牧場母相繼已經越來越有貴族血統,所以子嗣亦有純種族譜。

 

1970年代香港賽馬職業化之前,純種已經可說是全面取代了威來馬

 

 

參考資料

 

威來馬結合多樣品種,當前尤其有純種,阿拉伯,好望角,帝汶 小馬或許有拖車或法國北部佩爾什軑

牠最初被認為只是一個“類型”的,而不是一個獨特的品種。

 

 

相關連結

 

全權代表盃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鳴謝 香港馬會 賽事秘書處 給予相關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