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遠征(上海 – 香港)


小圈子蒙羞

 

 

先導探源

 

1854-04-04 賽遊樂場危險劇鬥的’泥城之戰’後,上海從不穩定狀態走出來。
1855年,新公園的第一場賽於5月舉行,當時有了和平,無懼受戰爭中斷。
首次有 – 阿拉伯,英國,澳洲(悉尼)匹和配種 – 互相在上海競逐。

 

 

背景擇要

 

香港從一開始有跑,只算是在封閉的小圈子圍內進行。
不可避免的是,當上海亦有跑,那邊廂禮節性飄洋過海南下的挑戰便接續而來。

 

 

資料記錄

 

為什麼不派一些你們的上來我們的場作賽?
香港的賽男士似乎一直對此有疑慮。
也許他們洞識那些性急的年輕的北方人。
不是派出匹,他們送出獎盃 – 是否體面的回應,稍或帶點要人領情的傲慢?
香港盃被親切地受落,雖然早知只是令人打哈欠的陳腔濫調。
禮節性的挑戰繼續重複如前。

 

 

歷程重點

 

1856年
獎盃軼聞發生之後的下一個春天,香港的賽男士終於肯讓自己出場。
以香港毋容置疑的優勢豈能失閃於粗野之地的上海,阿拉伯冠軍「奧瑪杷沙」被派北上。
「奧瑪杷沙」的香港賽績在上海亦知名。
共識顯示香港精英盡出。

 

「奧瑪杷沙」是大熱,出戰大賽首天重頭戲,寶山盃。
牠完全潰不成軍。
“牠證明自己是有史以來表現最一無是處的雜種”,顯然在牠身上輸了錢的人說。
大賽次天,「奧瑪杷沙」似乎因新敗受挫而躊躇,到起步段處後就動也不動。
這場沒有牠便開跑。
上海當日大獲全勝。
“如果他們想要嘗試我們的賽有幾快,他們送上來的便要是匹,不是隻驢!” 上海人樂得合不攏嘴。

 

為了還給每個人應有的回應,「奧瑪杷沙」再報名秋季大賽。
這在上海產生預期的效果。
牠顯然還想贏,而亦得到相應投注支持,並適當考慮到一個事實,牠對手是「快樂」。
該場大賽「快樂」被「康羅貝爾」第二次挫敗。
對牠來說是失望的一天,一些人會說。
但不是上海人。「快樂」贏「奧瑪杷沙」三個位。
“送牠回香港”,上海的賽男士以亢奮的語調說。
他們萬萬沒想到這麼輕易獲勝,”牠也許又能再在短途大放異彩。牠十分不適應上海草皮。”

 

與小圈子打交道真令人稱心滿意; 真的,畢竟,這是成王敗寇的運動。

 

 

1857年
香港再次嘗試。
在春天,他們派出了最佳狀態的兩匹,阿拉伯「牙垢」,與香港的明星澳洲馬「德魯伊」。
「牙垢」沒有機會贏上海最好的阿拉伯「蘇丹」,而「德魯伊」草草出現便慘淡收場。
“我們香港朋友們送上來的傢伙不能這裡大放異彩。我們會呼籲一些香港運動員再送上一些更值得我們去較量的東西。我們是很有備而戰的。”

 

隨後的秋季大賽更糟糕,其主要特點是:
“另一隻香港動物登場失利輸到心慌,「黃若鰺」,來自「牙垢」與「奧瑪杷沙」同一個馬房,由’機遇先生’親自培訓。”
「黃若鰺」在香港乏善可陳,但在新加坡,牠真的’家傳戶曉’贏到飛起。
據說牠被遺棄在上海市政局,並配置用來拉市長院子裡那些漂亮的小馬車。

 

 

1858年
送來最後致命的一擊,麥肯齊次年二月帶「康羅貝爾」和「悉尼」到香港,自己騎,六場捧四盃。
懼怕上海的挑釁,香港避開上海隨後的五月大賽。

 

 

1859年
上海盃”由上海社群捐贈”是另一場在港首次舉辦的錦標賽。

 

 

概述總論

 

這是香港遠征的首個完整回合。

 

 

參考訊息

 

 

「奧瑪杷沙」OMER PASHA Latas (土耳其:奧爾·帕夏,1806-1871)是奧斯曼帝國將軍和總督。

 

「康羅貝爾」Maréchal Canrobert 弗朗索瓦-塞爾坦·康羅貝爾 (1809-06-27 – 1895-01-28),法國元帥和政治人物。

 

「德魯伊」DRUID 鐵器時代,高盧、不列顛、愛爾蘭、塞爾特及可能別處的民族之間對僧侶、醫生、教師、先知與法官的稱呼。

 

「蘇丹」SULTAN 某些伊斯蘭國家最高統治者的稱號。從動詞 سلطةsulṭah,意思是”權威”或”權力”。

 

「黃若鰺」YELLOW JACK 是輻鰭魚綱鱸形目大型魚, 味道一般。

 

 

相關連結

 

相片專輯

 

影音專區

 

 

鳴謝 拿高達·孟砮先生 提供相關內容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