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全權代表盃


 

 

龍授使節 接督軺

 

 

先導探源

 

全權代表 (來自拉丁語,plenus+ potens,全部+權力),有兩層含義:
1. 名詞,指一個人擁有“全權”,如一名外交官完全有特權代表他或她的政府(例如,大使)。
2. 形容詞,全權代表指賦予“完全的權力“。

 

 

背景擇要

 

1846-03-10 跑第一屆全權代表盃以來,賽繼續是那些少數真正令香港文化多元的社會活動之一。
全權代表盃被認為是在每一個年度賽大會上最重要的項目之一。
這是因為通常港督會親自頒獎予冠軍得勝者。
但這獎盃的比賽有一個不易的開始。
然後,1856年起它消失於香港賽馬節目之內。

 

 

歷程重點

 

1841-08-10 砵甸乍爵士來到中國,取代查理·義律成為新的全權代表。
但與香港有關的賽卻在澳門舉行了幾年,直到快活谷準備好跑

 

1845
十一月,大衛·渣甸廣州寫信給他在蘇格蘭的長兄安德魯:
“有重大的工作為下月初香港的一次賽大會作準備。戴維斯爵士捐贈一隻200元的獎盃!!! 約瑟和我已經決定把「聖安德魯」開上戰場,因為我們認為牠匆促到來而離開中國前沒有一次嘗試奪標,將會很可惜。約瑟是騎師,說牠已進入精良狀態。若先覓得好船及好船長,我們會在一月或二月送牠回家給你。“

 

1846-03-10
全權大使盃,最早由約翰·戴維斯爵士頒獎,成為所有早期香港賽馬的主要賽事。
由於約翰·戴維斯是第二任港督,他在中國攀登英國全權代表的位置。

 

1847
據說,戴維斯爵士的聲譽不佳曾導致全權大使盃跑不成。
對他反感如此之大,沒有任何一位馬主匹參賽。

 

1848-02-07 星期一 (週年大賽第一天)
有些比拼非常漂亮,全權代表盃廣州盃參賽競爭特別激烈。

第二場 全權代表盃,只准澳洲馬參加,港督約翰·戴維斯爵士頒獎,「灰色風格」勝出。
搜集隨後的記錄,證實該來自新南威爾斯

 

1849
週年大賽 1849-01-15, 1849-01-16,1849-01-17 節目表透露更多一點的信息。三天有17場賽事。
全權代表盃是由港督頒獎(文咸爵士)。
准所有的參加。一化郎起步跑兩圈返終點(大約兩英哩)。
戴維斯先生的「凱瑟蓮」贏了。亞歷山大先生的「灰色風格」第二,機會先生的「彩票」第三。

 

1850-02-05 週年大賽第二天
全權代表盃開賽,由港督般咸頒獎。
這獎項成為賽節目的亮點。
阿拉伯9石7磅,悉尼和開普敦11石5磅,從一哩段柱跑兩圈再返終點。
這場比賽的配磅如天朝盃,由金隊長的悉尼雌「凱瑟蓮」,德蒙莫朗西先生(第59軍團)策騎,擊敗「聖安德魯」(阿拉伯),和其他四匹對手,輕鬆獲獎。

 

1851年
週年大賽第一天 1851-02-04。
全權代表盃,文咸爵士頒獎。阿拉伯(9石10磅),悉尼、開普敦、英國或配種(11石10磅)。
悉尼「歌利亞」贏了,第44軍團史答利隊長是騎師及合夥馬主
約翰·顛地先生的「凱瑟蓮」(金隊長)跑第二,渣甸先生的英國雌「瑪吉雅詩蘭黛」(羅拔·渣甸先生騎)跑第三,同主「聖安德魯」跑第四。
途程2英哩。時間4分13秒。

 

1852
全權代表盃,文咸爵士頒獎。阿拉伯(9石10磅),悉尼、開普敦、英國或配種(11石10磅)。
第二天跑全權代表盃,強大的「偽裝者」又被取消比賽資格,叫人感慨。
這是,與上一年度相同的條件下,相同人組合又勝出。
悉尼「歌利亞」贏了,第44軍團史答利隊長是騎師及合夥馬主
利史理先生的「會所女王」(悉尼馬主騎跑第二,莫羅先生的「鬥爭」(悉尼)(波登上尉)跑第三。
途程2英哩。時間4分16秒。

 

1853
全權代表盃 1853-02-01 的冠軍是巴查姆先生的悉尼「海盜船」(馬主騎)。
「會所女王」(奇勒先生,第59軍團)跑第二和坎貝爾先生的「寶蓮」(鞏尼先生)第三。途程2英哩。時間4分32秒。
1853-09-24 《倫敦新聞畫報》發表名為”全權代表盃賽”的雕版插圖。
畫面從更遠處的景物紀錄1853年全權代表盃比賽,出6匹,矯健地在賽道上競爭。

 

1854
大賽首天第二場全權大使盃
它由喬治般咸爵士頒獎,2英哩。
冠軍是首度登場的約翰·顛地的4歲「尋金者」(來港前名為「21 點」)繁殖自「愛爾蘭萬歲」亦名為「橫掃千軍」。
(鞏尼先生)締造記錄時間4分6秒,配11石10磅。
弗萊徹先生的「偽裝者」跑第一,但被取消資格,因牠剛起步就跌下23磅鉛塊。

 

1855
全權代表盃賽一直持續到1855年,其後沒再辦,原因不明。
全權代表盃的冠軍是渣甸的阿拉伯「灰色風格」(9石10磅)(麥哩亞先生)。
弗萊徹先生的「偽裝者」(11石10磅)史超域先生,位居第二。
渣甸宿敵,威堅臣·顛地先生的「牧羊女小波」(英國)重重地摔了一跤,同場兩腿折斷。
「尋金者」因前捷要配多 額外7磅,或12石3磅,中途被拉停。
這是全權代表盃最後一次舉行。

 

 

概述總論

 

1855年(約翰寶靈爵士任港督第一年)全權代表盃令人痛心的意外發生後 — 這兩英哩的耐力測試 — 再沒有出現在賽程表上。
它的消失,然而,不一定是不幸事故導致的後果。
1857英女王任命了一位獨立的全權代表出使中國(詹姆斯·布魯斯,第八代額爾金伯爵)。
此後,港督專門致力於他的殖民地。

 

 

參考資料

 

「海盜船」可參考:私掠海盜或者,特別是:巴巴哩海盜。

 

 

外部連結

 

渣甸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顛地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鳴謝 香港馬會 賽事秘書處 給予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