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鐵行盃


 

賽淬練鐵

 

半島東方輪船公司, 俗稱鐵行輪船公司或大英輪船公司,簡稱P&O ‘鐵行’。

 

‘鐵行’是一家總部位於英國倫敦的航運公司,成立於1837年, 或 19世紀初期之後。

 

1843年,公司在香港上環設立辦事處。

 

 

海航行

 

1947年11月,鐵行盃送贈馬會, 賽事設於二戰後。

 

由當時在 鐵行輪船公司任職總經理的馬會董事 樞先生提議設立該項錦標賽, 以紀念公司戰後恢復客輪航運。

 

1948-01-19 舉行首場鐵行盃賽事。

 

鮑愛克先生策騎的’第五警鐘’率先衝過終點, 為馬主黎焰棠奪得該座獎盃。

 

1981年二月, 最後一次頒發鐵行挑戰盃

 

原先的那座獎盃,現已永久陳列於快活谷看台博物館。

 

1987, 首次頒發新鐵行挑戰盃

 

此後每年角逐一次。

 

2004-03-17 最後一次舉行鐵行盃賽事及頒發新鐵行挑戰盃

 

 

歷程要點

 

賽事日期 印號 馬名 騎師 練馬師 馬主 賽道 賽程 時間
1980-03-01 AM233 大亨 摩加利 佐治摩亞 李子健 沙田 草地 2450 2.35.60
1981-02-28 AP105 惠山 戴萊 鄭棣池 唐永亮 快活谷 草地 1650 1.41.80
1987-04-08 BA106 封面 陳柏鴻 林紅飛 譚顯祖 快活谷 沙地 1400 1.29.80
1988-04-16 BB107 海龍 陳柏鴻 吳志林 連增傑 沙田 草地 1400 1.24.70
1989-04-01 BE079 鴻興 馬輝 歐金洪 鴻興團體 沙田 草地 1400 1.23.40
1990-03-03 BG356 七勝 費柏龍 朱寶明 何文法 沙田 草地 1800 1.54.60
1991-04-06 BH167 好成績 唐敏生 簡炳墀 陳裕光、陳理誠 快活谷 草場 2400 2.32.60
1992-03-04 BH225 樂在其中 馬佳善 夏志信 魏茂興 快活谷 草場 2400 2.36.10
1993-02-27 BK077 齊明 告東尼 王登平 齊明團體 沙田 草場 1600 1.37.10
1994-03-05 BJ031 山東快 談樹文 許怡 苗華池、苗延來與苗延慶 沙田 草場 1400 1.23.40
1995-03-04 BK074 更妙 史提芬 約翰摩亞 鍾啟星 沙田 草場 1200 1.10.60
1996-03-02 BM124 成功拍檔 馬佳善 愛倫 梁美容、廖偉峰、陳妙貞與趙世存 沙田 草場 2000 2.03.50
1997-03-01 BM080 雲中龍 李格力 賓康 梁欽聖 沙田 草場 1900 1.56.30
1998-03-07 BN126 好運拍檔 馬佳善 愛倫 六好友團體 沙田 草場 1800 1.48.20
1999-03-03 BS204 全滿 谷士梨 王兆旦 文駒 沙田 全天候 1650 1.41.80
2000-02-26 V239 流行樂隊 馬佳善 大衛希斯 新市場賽團體 沙田 草場 1800 1.48.10
2001-03-07 BP238 大黃蜂 巫斯義 簡炳墀 羅國良 快活谷 草場 1650 1.41.10
2002-02-06 A253 師父 賴維銘 愛倫 李福深 快活谷 草場 2200 2.19.50
2003-02-26 B284 色種好 戴勝 蔡約翰 劉大鈞與劉文傑 快活谷 草場 1650 1.41.30
2004-03-17 C289 莎朗之駒 韋紀力 沈集成 余志榮先生及夫人 快活谷 草場 1650 1.41.00

 

 

概述總論

 

鐵行盃馬會歷史古典大賽冠名盃之一!

 

曾經是香港每年一度的賽盛事。

 

 

參考資料

 

20世紀70年代, 香港賽馬專業化後之記錄:

 

最多取勝練馬師:
愛倫 3次

 

最多取勝騎師:
馬佳善 3次

 

簡而清先生《賽掌故》寫道:

『 這項錦標賽於舉行過以後,並不是立刻在頒獎台頒獎的,而是照例要再擇「吉」找另一個日子。連地點也不是在場內舉行的。
鐵行旗下有六條豪華郵船,頒獎地點就在那郵船上,但不能定那一條船,也不能立刻定日子,因要看郵船是在甚麼時候才抵香港。那是空運並未如現在這麼發達的時代,坐郵船是最高貴的旅行享受,所以在船上進一項午餐,已是許多人夢寐以求的一回事。鐵行盃以這裏作爲頒獎地方,是追求頒獎台〈場內的那個〉所沒有的那種氣氛。過程是先進午餐,然後由得勝馬主致詞談香港賽馬的事,再後才是頒獎,這是依英國一場叫〈Gimcrack Stakes〉的傳統來做的。不過英國那一場錦標賽,雖然有午餐有演講,但只在陸地上舉行,這一點則與鐵行盃有異了。

可是話雖如此,鐵行盃的這麼一點傳統,令到有些華人馬主很怕名下的勝出鐵行盃,因爲怕當眾演講,又爲了本身的英語未必很流利,再加上了不知應講些甚麼方合,所以在幾種因素混合之下,令到這些馬主確然感到寧願不贏的好。有些是報了名亦不出賽,或則希望它贏不出來,以免去領獎時需要演講而出醜。

在當時,華人馬主勝過該賽的,數亦不少,卻從未有過一個是用廣東話或國語致詞,然後由翻譯將之譯成英語的。在那個時代內,懂講英語是身分象徵的一部分,所以有過一兩位馬主寧願在頒獎舉行前惡補英語去應付那次演講,這亦可以算是該賽的風趣往事。』

 

 

 

相關連結

 

影音專區

相片專輯

 

 

鳴謝 香港馬會 賽事秘書處 給予相關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