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林紅飛 1938-2015


飛鴻踏馬蹄 鴻飛記東西

 

 

先導探源

 

1938-07-20 林紅飛在香港出生。

他的父親林雲亮,是上海一位著名的練馬師

叔父林雲福及舅公王阿四,均曾在港任練馬師

大戰爆發林紅飛隨父回返上海定居,幼年深刻印象都是和談論

林雲亮在上海隨其舅父王阿四學藝,先當馬伕由低做起。

滿師便操,然後他成為練馬師助手。

他的兒子後來在香港的受業方式大致相同。

 

 

背景擇要

 

1947年

林雲亮是業餘時代的硬漢。

上海二戰後解放前,林雲亮自然已被吸引到過香港嚐試發展。

騎師畢浩清建議林雲亮替李福深先生的父親,大馬主李蘭生練馬

最後獲馬會聘任為練馬師,林雲亮決定南下。

 

1950年

來自上海著名的練馬世家,不失時機在他們的新家園揚名立萬。

十年來,林雲亮在香港圈,戰績彪炳。

林紅飛暱稱為飛哥,受父親的影響應與匹建有特殊關係。

但直到他十八歲那年離開學校,他才決定去向。

飛哥選擇克紹箕裘,以賽為終身職業生涯。

但是他什麼也沒有唾手可得。

首先,他必須學會騎,才可證明自己有出入馬房特權的資格,因他不是由香港馬會正式錄用。

於是他無償為父親當過學徒。

 

 

歷程重點

 

1959年

林紅飛終於由香港馬會顧用,但只是基層職級。

他先任馬伕新仔,正式馬伕,然後晉升為騎人。

 

1960年

香港賽馬還是業餘,沒有太多限制的規章制度。

飛哥除父親的林厩外也為其他的馬房工作。

他服務過一位葡萄牙練馬師和舅公上海練馬師王阿四。

這兩位教識了他很多東西,塑造了他早期的賽經驗。

前任賽事務司莊士頓回憶說:

『我記得在60年代他幫父親工作時,馬會對 亞飛很感興趣,這是我們轉職業制之前。最後,他又獲發練馬師執照,但這是在長時間做過馬房助理之後。』

 

1970年

香港賽馬即將轉為職業化,林紅飛在澳洲練馬師杜華的馬房任騎人,歷時兩載。

 

1972年

香港賽馬職業化後,林紅飛轉往佐治摩亞馬房做相同工作。

這是佐治摩亞,他有飛哥幫助打點香港本地事務,特別是管理馬伕

不久,飛哥低調的處事態度,溫和地替來港不久的老摩化解了潛在的火爆局面。

老摩曾與馬伕產生不愉快的動粗事件,後來被飛哥居中調停,誤會終告冰釋。

適值「永勝」運來香港,由飛哥主持晨課。

林紅飛經常耐心地操練稚齡的「永勝」。

永勝」最初非常散漫,林君當時曾對老摩談及「永勝」實為一匹不可多得的良駒。

最初,佐治摩亞持懷疑態度。

永勝」在新B班勝出,翌年編入第四班。

連捷升至第一班,成為本港馬王載入史冊。

 

1974年

英國練馬師沈保來港開倉,紅飛由摩厩轉任其助手。

三年期間,當馬房助理頗獲器重。

廐中小雌確叻」由畢奇策騎勝出香港打吡大賽,為他事業高峰墊下基礎。

之前「確叻」亦由夏達勝出另外幾場錦標賽, 都是紅飛主操。

 

1978年

屈雅達來港開倉,林紅飛被調派此廐工作,仍任馬房主管(即俗稱冧吧吐)。

因當時屈廐由許業雄任助理練馬師,飛哥際遇獲得轉機。

許君在業餘騎師時代,多策騎林雲亮廐下匹出賽,表現不俗。

可惜由於家庭關係,許君僅在屈廐工作三個月,便返美國定居。

於是「飛哥」隨即獲屈雅達邀任副練馬師

八年間兩人都享受了最成功的合作關係。

『我必須說,屈雅達一直對我很好,他照顧我就像個兒子。我從他身上學到了很多東西。

但助理練馬師必須知道自己的位置,馬房永遠只能有一個’阿頭’。

我總是小心翼翼問過屈雅達才同馬主們說話,雖然他常要我替他發言。

但你不能一個話東另一個又話西,』飛哥說事論事實事求是。

 

『這一生之中,影響我最深的,共有兩個人,』林紅飛很鄭重地聲明﹕

『第一個當然是我父親,我自幼在他耳濡目染之下,踏進了這個圈子,他是我的啟蒙者,但我的真正恩師卻是屈雅達,他對我有知遇之恩,乃至傾囊而授,我都是感激不盡的,還有佐治摩亞。』

 

1984-1985賽季

林紅飛成為香港賽馬會的持牌練馬師

獲發練馬師執照是他畢生事業高峰。

 

林紅飛馬房記錄:

季度 — 勝出頭 — 共得獎金

1985-1986 — 10 — $1,051,416

1986-1987 — 31 — $4,063,500

1987-1988 — 29 — $4,377,825

1988-1989 — 29 — $5,868,245

1989-1990 — 26 — $6,217,510 — $6,403,280.00 (馬會官方練馬師統計數據)

1990-1991 — 15 — $5,018,273

1991-1992 — 7 — $2,527,725

1992-1993 — 9 — $3,298,925

1993-1994 — 18 — $6,265,188 — $6,265,187.50 (馬會官方練馬師統計數據)

1994-1995 — 11 — $4,417,700

1995-1996 — 14 — $4,642,594

1996-1997 — 7 — $3,454,480 — $3,454,485.00 (馬會官方練馬師統計數據)

1997-1998 — 4 — $2,496,015

1998-1999 — 4 — $2,772,516.50

練馬14個賽季

勝出頭共214場

 

勝出盃賽包括:

 

1986-1987

1987-01-01_4 告東尼「威利寶」華商會所盃

1987-04-18_4 陳柏鴻「清一色」琚喀錦標

 

1988-1989

1989-02-08_3 告東尼「金碧輝煌」咑吡預賽

 

1989-1990

1990-04-16_6 道川「有運」琚喀錦標

 

1990-1991

1991-03-02_5 馬佳善「鋼上旺」董事盃

 

林紅飛練馬手法,亦有屈雅達的影子。

屈雅達著名急進以及操認真。

他的匹是真的做足了工夫,簡直是每匹都是弗的。』

林紅飛亦承認,他在練馬手法方面已經有所微調。

『我們不比外籍練馬師,他們來港幾年,匹沒有保留,能夠贏多少他們便去贏,反觀本地練馬師每年都希望替馬主贏回些獎金,不想馬主祇養一兩年便將愛駒跑殘,所以我近年來在處理方面亦已有所改變,這是經驗積聚,初升正時,需要爭取成績,現時軍心已定,已可作適應性的部署。』

 

每年匹的流動性,林紅飛亦是見怪不怪的,他笑笑口說﹕

『可能是我三代都操此業,而且自少已在圈中生活,對於馬主要拉倉,我已司空見慣,我亦不會主動去拉人家的過來,通常都是自己旗下馬主介紹朋友拉馬過來而已,我自問是盡了力向馬主交代的。』

 

他說:『這一切都似乎很久很久以前的事了。還未正式在為馬會工作,我很年輕時就一直與匹在一起。
很少的時候我已有的記憶,我不能想像可以做別的行業。
我不會做賽以外的事,只想成為它的一份子。
這是我一直想做的抱負,只是練馬,我喜歡那一範圍,而不是四出去與馬主見面和晚宴那種應酬。
我只想訓練牠們取得進展使牠們獲勝。』

1999-03-24

馬會牌照委員會通告

委員會已將練馬師林紅飛撤銷申請1999/2000年度練馬師牌照一事記錄在案,但林紅飛將繼續訓練馬匹至本季結束為止。林紅飛亦已接納由7月1日起,擔任雙魚河鄉村會所馬房主任一職。

 

 

概述總論

 

1986-1987年季,林紅飛 是旺財盃獲勝練馬師

林紅飛生於圈,不懂外界環境。

他少年時期選擇了賽作為他的職業生涯。

馬伕、騎人和助理練馬師,逐級而上專一為馬會服務。

 

飛哥在他相對較短的從練生涯都有一些優秀騎師為他效力。

他邀請聖列治錦標獲勝騎師魯賓遜重臨香港。

魯賓遜之後的賽季、接任人是走遍全球的告東尼

陳柏鴻,快冒起之冠軍騎師,亦有為飛哥數糊。

 

1988-1989年,馬房騎師蒲樹華是飛哥的新夥伴。

飛哥確實與蒲樹華享有一些美好的時光。

矮小的秘魯騎師是香港馬迷和媒體的寵兒。

但他永不言死騎的風格並不常常獲董事愛戴。

其他騎師曾與飛哥合作過有澳洲的韋利信和高慈。

飛哥的職業生涯,亦引進至少一位重要的人物 – 騎師馬佳善

這位南非巨星是飛哥最後簽約的主帥。

但可惜在練馬師生涯最後幾季,飛哥傷心地看到了自己馬房的養數字縮減。

 

飛哥生動地回憶說馬房曾有60匹

『在香港這是不容易。有很多因素很難讓所有馬主高興。但我曾有過風光日子。』

 

2015-08-17 林紅飛退休後病逝。

圈中人,他的朋友和同事深感惋惜。

 

 

參考資料

 

前任賽事務司莊士頓在臉書留言:

『親愛的老友 亞飛,他是個好人,他的總是打理得很妥善,我永遠不會忘記看到他滾出閘門,因為司閘員沒有看到他仍困在內(他那時負責拉馬入閘但已嚇至失魂落魄!!安息吧 我的朋友,我們都將會懷念你 菲臘 J.。』

 

 

相關連結

 

相片專輯

 

影音專區

 

上海跑馬總會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鳴謝 梁鎮錫先生 提供記錄資料

鳴謝 林紅飛太太 給予相關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