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渣甸 花呢格紋 對 顛地 腓紅衣紗


 

 

逐鹿中原 虎鬥京華

 

 

渣甸王圖縱 顛地霸業橫戈

 

花呢格紋是一種由數種色彩不同的直、橫條紋交錯構成的花樣。花呢格布最早都是由羊毛織成的,但今日也有許多紡織廠以不同材質織造。
花呢格紋在蘇格蘭的歷史上源遠流長;傳統蘇格蘭裙一直以來幾乎都有格紋花樣。
十九世紀中期之前,不同花樣的高地花呢格紋仍是與不同地域相關(而非代表不同氏族)。
十九世紀中期過後,特定的花呢格紋圖樣漸漸與特定的蘇格蘭氏族或家族(或是有着蘇格蘭傳統的機構)產生聯結。
蘇格蘭國旗的聖安德魯十字採用時間(至少在傳說中)從9世紀以降沿用至今,因為此設計是最古老的蘇格蘭國旗。
現在聖安德魯十字也形成了英聯邦國旗的一部分。

 

(1784-02-24 — 1843-02-27) 威廉·渣甸 出生於蘇格蘭 鄧弗里斯郡 洛漫濱市 的一個小農場。
(1796-10-17 — 1878-12-31) 占士·尼古拉斯·薩瑟蘭·勿地臣, 第一代從男爵, 出生於蘇格蘭 薩瑟蘭郡 萊爾格市 冼尼鎮。
1832-07-01, 威廉·渣甸 與 占士·勿地臣 合夥鴉片業務,渣甸勿地臣公司成立中國。名為渣甸洋行 後亦兼稱 渣甸洋行。
蘇格蘭和蘇格蘭文化已值根於渣甸公司文化之上,正如其公司標誌及旗幟上所顯示的顏色和圖案。

 

腓紅衣紗是中世紀英國常見的精緻和昂貴的呢絨。
名字來自拉丁語 scarlata 派生,出自阿拉伯文siqillat “細布”,引自波斯話 saqirlat。
織造技術源自中亞,加揉紗線增強紗布彈力。
衣紗多以紅色,亦以白色,藍色,綠色和棕色的顏色製作。
胭脂紅是最常用的顏色,導致以腓紅作衣紗指定顏色的雙重意義。
勞瑟城堡是英國北部深具歷史價值的西摩蘭郡一座鄉間邸宅,牆壁掛上腓紅布和金飾。

 

顛地家族(1820 —1927),亦以遠東的鴉片業務起家,兄弟與親屬都顯赫有名。
成員包括威廉和珍妮·顛地的的兒子和侄子。
托密斯, 蘭士祿, 威堅臣, 約翰·顛地 是代表人物。
他們祖籍英國北部西摩蘭郡,歌斯比雷文斯沃縣,清欄市。
英格蘭和英格蘭文化已植根於顛地洋行文化之上,正如其賽綵衣上所顯示的顏色和圖案。

 

 

背景擇要

 

1829
那時最大的外商是 麥尼克公司,在澳門,若渣甸入場,公司人員都覺詫異。
麥尼克未幾離開中國,該公司的資深合夥人是威廉·渣甸醫生,與夥伴占士·勿地臣。
他們兩人繼續大展拳腳創業,成為中國貿易的巨人。
蘭士祿·顛地亦同樣高調入場睇跑
顛地洋行亦同樣是一家可媲美 麥尼克公司的鴉片商。
蘭士祿·顛地 和威廉·渣甸醫生之間似有無情的深仇大恨。
其中的原因可能永遠不會被人知道。
它可能由於渣甸顛地在鴉片貿易上長期處於敵對關係。

 

渣甸顛地馬房之間的賽競爭開始在中國北方、澳門及香港。
雙方都為了爭奪最有價值的錦標及最高級的獎盃。
馬房不是由實際的企業組成,而是由公司內部的個別人士自發,以不同的代名參賽。

 

渣甸大班和資深成員有賽代名,如:
“莊斯通先生”:深藍色,銀色穗帶和鈕釦,櫻桃帽
約翰·皮爾”:深藍色,銀色穗帶
“希格森先生”,“貝雷斯福德先生“:藍色和銀色
“聖烈治先生”,’比斯先生“,”貝雷斯福德先生“:藍色和白色

 

顛地陣營有賽代名,如:
“金隊長”:腓紅色和白間,腓紅帽
“拉侶先生”,’菲茨·詹士先生:格子呢和黑帽

 

渣甸綵衣基本色:藍色和白色或藍色和銀色。
顛地綵衣基本色:腓紅和白色。

 

上海,競爭蔓延,兩系馬房分別有了代號: 花呢格紋和腓紅衣紗
後者有時被稱為’另一馬房‘,顛地對此名感到不是味道,儘管他們較受大眾歡迎。

 

 

歷程重點

 

1857
上海馬房及養數量不多。
年初,一場只有三匹並不少見。
有傳言說,在一些比賽所有的都是來自相同的馬房
當年上海 渣甸顛地家族之間不尋常而尤其激烈競爭, 刻意地把賽熱潮延長。
人們會記得蘭士祿·顛地和威廉·渣甸彼此之間,有著很深和不能化解的嚴隙。
家族企業的瑣碎事情往往帶落下一代,不經意地在場顯露出來。
約翰和威堅臣繼承蘭士祿·顛地,成為香港賽馬的重要人物。
渣甸這邊廂有固定的接班機制。威廉·渣甸醫生的哥哥有六名兒子,全部都與洋行有連係,同樣地“喜好賽”。
排行最幼的羅拔·渣甸爵士,在英國體育界成為一個響亮的名字。

 

上海顛地代表顛地比爾洋行,而托斯·查·比爾因是上海其中一位創辦人,和第一批組織者,很受敬重。
查·比爾是托斯·比爾後人,他在拿破崙時代是比爾和尼亞克公司主腦人,之前洋行名稱經過數次變更。
斯比爾在澳門破產時,其實威廉·渣甸醫生可以幫助他,但渣甸什麼都沒有做。
老比爾最後自殺。查·比爾一度替渣甸洋行工作,但他於是轉投顛地洋行。
1857年11月的賽前幾天查·比爾去逝,祗有46歲,賽順延一個星期致哀。

 

1858
正如顛地家族一樣,渣甸兄弟恆久不變地支持賽獎杯錦標。
羅拔·渣甸爵士捐贈了一隻金杯。顛地家族的反應卻無從稽考。
1858至1867年,顛地也被任命為撒丁島領事,其後意大利駐香港領事。
約翰·顛地以他的奢華生活方式備受注目,據報他花了一萬英鎊買, 目標是贏得香港盃

 

1859
顛地家族沒有在記錄上顯示任何活動,但隱約從那天起渣甸顛地加劇互鬥。
花呢格紋有一匹必勝「蜘蛛」,而腓紅衣紗有一匹小良駒「驢橋定理」。
無論如何,渣甸顛地家族互相都不敢掉以輕心。
顛地家族一成員安排在英國買了匹貴價,野心試圖染指中國沿海的冠軍賽事。
牠的優質毋庸置疑,以「高多芬」之名參賽。

 

1861
「高多芬」第一次亮相,在上海已奪得東方盃,騎師獲得熱烈的喝采。
事實上人們喜歡顛地家族多於渣甸家族
香港的“熱門”在當日餘下賽事再沒有上陣。
上海春季賽事,「高多芬」沒有辜負牠的美名 載譽而歸。
渣甸那邊跟着買了「威廉爵士」。
當牠顯露出牠清楚無誤的證據,連奪兩屆香港挑戰盃
顛地家族則買了「埃克塞特」,一匹耀眼的澳洲馬,牠在中國賽馬行將開展出色的生涯。
「埃克塞特」跑得比「威廉爵士」快,於是渣甸兄弟中有人購買了「哈丁敦」,打敗了「埃克塞特」。
花呢格紋匹和腓紅衣紗匹完全支配了上海的賽,週圍 彌漫著一片大受歡迎的興奮 —
雙方各有其熱心支持者。
15年後只可以用“瘋狂” 來形容當時的景況。
上海當年遍歷驚人的繁榮。博彩和投注額據報十分龐大。

 

渣甸採取同樣的戰術,各方在最保密下遮掩自己的舉動,確定對方不會贏得香港挑戰盃
上海人贏得挑戰盃,也許不忿,漫不經心形容為“可能是場有史以來最醜陋的獎項。”
結果是每年其中一方都以重金購買貴價的英國或澳洲馬匹。
牠們先競逐香港二月份賽事,然後運往上海參加五月份賽事。
當花呢格紋的「埃斯克代狹谷」戰勝「驢橋定理」,腓紅衣紗馬房購買了「黑河」。
上海那時已有自己的挑戰盃,具有相同的獎金和賽規,腓紅衣紗馬房的「黑河」連贏兩次。

 

1863
天津開始賽,根深蒂固的鬥爭在那裡也一樣開展下去。
“友誼的競逐” 它被或曾經被戲稱。
‘友誼的’, 儘管用上這個字眼,但講得太多便難以入信。
肯定,原本競逐之初已離友誼甚遠。
無論如何,民眾大大享受這互鬥,上海尤其因一流匹比併帶來非常刺激的賽事。
但它不可能持續。上海沒有人擁有可堪匹敵的良駒,沒有人在他們正常心態下能參與及負擔如此昂貴的賽,
尤其是當繁榮已過。

 

比這更糟的是,上海馬會由一撮財力雄厚的馬主操控,
他們利用馬會的錢舉辦高獎金的賽事 來分配給自己的匹參加,
獎金就由小馬馬主的參賽費來承擔。
始終,實際上那些財力雄厚的馬主祗是簡單地為私利安排。
例如,「威廉爵士」被容許單人匹無對手下踱步贏取學士盃,理由是為「埃克塞特」’找不到’ 能配輕磅的騎者。
在香檳盃,當「律師」贏了「羅切斯特」,後者明顯地拉馬
終點前「律師」的騎手被譏笑和發出噓聲; 進入凱旋門,一個不愉快的場面接著而至,他用鞭子抽打那些最接近他的人。
種種一切宣示負面的低潮,事實上,在那年年底終於來臨。

 

1866
當「威廉爵士」和「埃克塞特」出戰上海的家鄉盃 – 100基尼(英國舊金幣),11哩 –
它成為了龍虎鬥。其他馬主明智地退出。
1866-05-11“黑色星期五”驚恐始於英國歐沃倫格尼銀行一間被比喻為「銀行家的銀行」 陷入困境,負債高達1千1百萬英鎊,香港經濟亦受影響;引致顛地洋行也踏上同一命運。
顛地洋行雖然售出了中環總部所在一半的土地,但仍陷於財困;
更有一說法是顛地洋行因為遲了接到這銀行倒閉的消息,未能及時應變;
便因為這次金融危機後一年撒出香港,將總部搬往上海

 

因倫巴第街的英國歐沃倫格尼銀行瓦解,倫敦金融危機震撼整個金融世界。
此倒閉導致很多銀行逐步連累很多其他商業,隨後迫使顛地關閉其香港辦事處。
怡和洋行及早獲悉消息避過災難。
– 它的郵遞輪船從加爾各答載著的消息比別人早一個小時到達。
– 在香港任何一個人聽到這過個消息前,它已把其餘額從破產中的銀行拿出來。
顛地大樓也稱為顛地行,在中環海濱,之後被出售給其他土地擁有者。

 

1867
1867-02-20,星期三,乃花呢格紋 (渣甸)與腓紅衣紗 (顛地) ,兩個馬房宿敵世紀之戰。
顛地化名以拉侶先生勝出了。「埃克塞特」為馬主威堅臣·顛地奪得香港挑戰盃
威堅臣·顛地奪走了造型可惡但夢寐以求的獎杯。最後顛地團隊擊敗了渣甸團隊。
那時是二月。到十月,顛地王朝突然瓦解,再也不能翻身。

 

 

概述總論

 

自此,顛地的名字沒有再出現在馬會的會議記錄。
缺乏文獻證據,很難找到他們在舊有的賽馬基金管理上曾有多少影響,
但他們熱愛賽,擁有一些優秀的的匹,並慷慨捐贈獎杯。

 

1868
這事件從沒有人弄清楚,難以解釋的突發情況下,漸漸地,即使是在上海顛地洋行倒閉歇業。
龍爭虎鬥的存在條件已不再發生。
上海返回他們的基本元素,中國小馬

 

顛地一羣商業管理人員集團,在英國的遠東貿易擴張起了重要作用。
其家族製造了一個經濟霸業的突出例子。
在它巔峰的日子裡,與現今較著名的怡和洋行,競爭舊日中國貿易的最高地位。
雖不能查證早當遺失了的顛地業務記錄, 但肯定中國開放貿易的歷史根本已扭曲,利益傾斜向渣甸

 

 

參考資料

 

「埃克塞特」即雅息特,英國西南端德雲郡郡城市、羅時期都市。雅息特的市政廳建於中世紀,號稱是英格蘭歷史最長的市政廳,迄今仍在使用。

 

埃爾芬靈精 (Elphin) ,細小而迷人的小精靈,愉快的,或調皮或像一個淘氣的小孩。

 

“愛爾蘭萬歲” Erin go Bragh /ˌɛrɪn ɡə ˈbrɑː/,有時是Erin go Braugh,是一個英語化的愛爾蘭語片語,用來表達效忠愛爾蘭。

 

明確的方向 Faugh a Ballagh (/ˌfɔːɡ ə ˈbæləx/ FAWKH ə BAL-əkh; 也寫為Faugh an Beallach)是一個為愛爾蘭血統抗爭的呼叫,意為“明確的方向”。
牧羊女小波 (Little Bo Peep) 或牧羊女小波失去了她的羊,是一首通俗的英語童謠,1805年出版。

 

韃靼 (Tartar) 是眾多種族的其中一族,主要是穆斯林,土耳其血統,居住在歐洲地區的俄羅斯。

 

列光倫 (Redgauntlet),是沃爾特·史葛爵士1824年的一部歷史小說著作,1765年在蘇格蘭的鄧弗里斯城鎮開始,格·格努森形容(這一點首先由安德魯·朗格提出)“在某種意義上,最接近史葛自傳的小說。

 

驢橋定理(拉丁語:Pons asinorum),也稱為等腰三角形定理,是在歐幾里得幾何中的一個數學定理,是指等腰三角形二腰對應的二底角相等。等腰三角形定理也是歐幾里得的幾何原本第一卷命題五的內容。

 

經常誤認為源自拉丁語的niger(“黑”),希臘,羅和阿拉伯地理學家導出一系列”尼日爾”的誤譯和地理上誤置,很可能托勒密原本描述山谷吉爾(即現在的阿爾及利亞的乾谷),和“底部的吉爾”(或 “Ni-Gir”)到南部。在一個當地的柏柏語言,“gher” 的意思是“水道”,因而可能是來自於撒哈拉沙漠南部的巨大河流地區的柏柏故事。

 

跑死, 指根本無法動彈, 尤指因被’放乾”。亦可指“三條的腿不良於行。

 

約翰·拉侶技術以平靜的方法馴服匹,對因受人類辱罵或創傷而懷有惡意和恐懼的匹, 最有效。

 

 

 

外部連結

 

渣甸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顛地 – 《講馬港歷史網站》
1867-02-20 挑戰盃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鳴謝 香港馬會 賽事秘書處 給予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