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馬會董事


管事 理事 參事

 

 

先導探源

 

1845至1884年,賽馬委員會是一個有幹事成員,每年臨時的非恆常性組織,週年大賽前才籌組主辦。
每年,賽的男士認捐賽馬基金,該基金很可能全由外國人推廣。
他們是香港會成員,包括各方軍官和強勢的德國社群。
捐款人輸入自己的坐騎,但是他們選出董事委員會,
它負責安排並籌組週年大賽

 

 

背景擇要

 

很快,在租用的快活谷場地,以原始式樣建成竹蓆木棚。
它們充當主看台,左側由通道延伸額外觀站位,右側有一組馬廄
木棚第二層是馬主專用,當然,包括了所有董事的廂房。

 

 

歷程重點

 

這些都是一些涉及董事的歷史掌故:

 

1859年
港督羅士敏(1859-1865)一位35歲的年輕人,據說被董事們斷然拒絕”他當時沒有通過正式手續”尋求在事賽中獲得特權優待。

 

1865年
「威廉爵士」再有另一屆優異的週年大賽,贏得大律師盃,上海盃和董事碟。

 

1868年
幾乎在連續的香港賽馬歷史上,董事委員會一直最少有一位渣甸男士。
港督梅含理(梅軒利) 《1845-1887年香港小馬與賽備忘錄》提到凱瑟克先生是董事

 

1880年
七位陸軍官員獲任董事

 

1881年
孖士打主張軍方官方應不超過三位名譽會員 – 港督和高級海軍和軍方指揮官。
本土賽記者一則有趣的軼聞沒有太受注意。
他在《香港日報-孖剌西報》寫下:
『我們可以對此評論,這是非常受令人難以接受 ; 一場賽事中任何人竟然被允許入裁判廂房內,這樣的做法是不符合傳統和比賽規則。』
最後,第9條單獨進行了修訂,軍方官員有資格當選為正式董事

 

1883年
港督梅含理(梅軒利) 《1845-1887年香港小馬與賽備忘錄》第34頁,回應一場被指控不體面的賽事:
馬會董事繼續受他們敏銳的願望推動。他們的一廂情願展示要提供為榮譽和正直的男士所沉醉的賽運動。他們的會員是有品賦與教養的體育家,為運動而非只淪為賭博媒介。』
1883-02-24 大使盃 首宗涉嫌造馬董事們與斐沙·士蔑先生《香港電訊-士蔑西報》的編輯及經營者爆發紛爭。

 

1892年
香港賽馬會早期成員的定期會議上,主席幾乎每年都由不同的董事輪替。
1892年該制度突然被固定下來。
尊貴的遮打,當時的立法會議員做馬會主席,此後更擔任高級董事
1926年,在他去世前,他每年身在在殖民地香港時都做馬會主席

 

1893年
斐沙·士蔑先生反對項目例如138元的董事週年晚宴’出自馬會基金’。

 

1894年
遇到一件令人驚訝的窘困之事,為馬會服務的成員獲豁免的舊例(第9條)如下:
董事須由馬會任內會員中投票選出,惟陸軍或海軍駐港官員除外』
『軍官在賽事協作為董事者一直有名譽會員資格,但似乎沒有軍官曾被選為董事。』
孖士打指出,第10條規定,倘若港督、高級海軍和軍方官員,『和其他人經董事認為適當,應可被邀請成為馬會名譽會員並在季擔任董事職務。』

 

1897年
布萊克少將指出,該修正案未能趕及大賽生效運作; 他建議,紳士們可接受自己被提名為董事,然後引退以讓一名軍官接替他的位置。
顯然,沒有人回應這建議; 但奧戈曼上校後來被邀請成為大賽名譽賽董事,而在翌年,他當選為正式董事

 

1901年
孖士打先生提出賽綵衣的問題。
董事局回應, 開了一個綵衣註冊制度。
多年後(1921),主席動議抱怨馬主並沒有使用它。

 

1902年
港督梅含理任副主席主持一場很多人參加的會議 – 並於會員辯論時講出有說服力的訓示。
董事們一直小心守護自己的權威,警覺受到侵犯。
他們堅持監控賽場地是他們的領域。
不鼓勵會員提出關於這些問題的決策;他們只能提出恭敬的建議。
那年董事們大概已著手依照”習慣的方式”進行工作,安排了下一屆週年大賽的節目程序。

 

1909年
會員特別會議召開以修改規則 – 允許訪港騎師(有董事們書面許可)上陣。
此前訪港騎師獲邀上陣前必先要成為馬會會員,而時間往往趕不及允許這樣。

 

1914-08-04 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從最早幾年香港賽馬已有德國僑民參與。
董事局一直最少有一位德國居港男士成員。
經修訂的38A規條寫道:
『任何會員是和英國戰爭狀態時敵對民族將”當然”不再是馬會會員。…..但董事們有合法依據”關於該會員的書面申請經”董事調查後” 可以在馬會註冊簿上恢復他的名字。』
錦標和獎金的總額減少,主席解釋說:『你們董事,鑑於有意投入大量資金作慈善用途,認為稍微減少這些項目是適當的。』

 

1919年
這年之前,港督和三軍司令在馬會官方名單頂端被封為名譽董事

 

1920
港督上升到一個更家長級層面,是馬會的贊助人。
三軍司令仍擔任名譽董事

 

1923年
董事們自動成為鄰選會員。資產屬於所有會員,無論是否鄰選會員。
1923年12月31日後確立的會員,若名單出現空缺,由董事們邀請,並繳付25元,只能成為鄰選會員。

 

1925年
董事們被賦予權力,能拒絕准許任何會員上陣,無論他曾做過非認可場的馬主騎手,或參加過非認可馬會舉辦的賽事。

 

1931-05-27 馬會會員半年度會議,何甘棠先生表揚馬會董事的工作,並建議他們應該如公司董事般收取酬金。
他說私人公司董事工作還比不上馬會董事般苦幹辛勤。
主席麥基感謝何甘棠,但婉拒說:『馬會,及我知的其它每間會所,董事們任事服務的本質必須以愛心奉獻勞力。』

 

1941年
除了主席皮亞士,在戰爭中捐軀的其他三位董事: 祁禮賓爵士(匯豐銀行總司理)、艾文史東先生(匯豐銀行司理)和田信先生(孖士打行知名律師)。

 

1942年
有一份馬會1942-02-09 在赤柱拘留營舉行倖存的董事會議記錄。

 

1946年
五項錦標在 1946-01-01 賽事中頒贈,其中有董事盃

 

1949年
董事們受敦促使用電影攝像機,而不聘用高塔內的監察員。

 

1958年
最終,建議被通過並於當年安裝了六台攝像機。監察員被解雇。

 

1960年
一組資深騎師郭子猷、柯圖茂、布林利、畢浩清 – 指派為由董事們選定的騎師提供策騎課程,四人接受任命。

 

1962年
名譽董事們還包括首席法官和殖民地輔政司。

 

 

概述總論

 

1970-05-25 董事局會議上,韋彼得建議應該研究和匯報引進專業騎師的可行性。
他提議馬會為年輕見習生建立自己的騎術學校,基於日本中央競馬會的路線及模式。
他的高瞻遠矚導致董事局作出新轉向。

 

 

參考訊息

 

1971-03-16 香港賽馬會與賽職業化宣告開展。

 

 

相關連結

 

相片專輯

 

影音專區

 

 

鳴謝 香港賽馬會資料庫, 香港賽馬博物館 提供相關內容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