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快活谷 – 墳場



 

 

君體故土 吾駒舊地

 

快活谷“以其如詩如畫的山水風景,以其場與墳場馳名。

 

先導探源

 

殖民地開始前後, 谷內的計劃和用途幾經變遷,轉折與波折。

以往因距離市中太心遠, 蚊蟲肆虐太甚,將它撥作建設用地的審議並不順利。

1889年在灣仔香港最早的墓地終於被關閉,但快活谷第一個墓穴或移墳可以追溯到更早。

 

快活谷已逾百年的幾處墳場是新教徒和異教徒埋括骨之地。

墳地山明水秀,和平寧靜,引發思古幽情,

更重要的是墳場還能為研究香港傳統和對歷史、社會學、系譜學及建築學感興趣的人士提供重要資料。

 

 

背景擇要

 

快活谷”這個名字不是來自賽日的樂趣和興奮。

離開看台後面不到半化郎,穿過繁忙的黃泥涌道才是答案所在。

平行於公路有四個迷人的十九世紀墓園合集。

這種相對未曾污水,寧靜而青翠的景觀是鬧市周邊一片難得的綠洲。

 

看台後面的小山坡上是墳地。

我們可以想像選擇一些其他的位置作場,而非那最鳥語花香、 但最惆悵傷感的快活谷

墳場講述太痛心的故事,並且充滿太多悲慘的回憶,與娛樂場所格格不入。

 

但”快活谷“這稱謂,可能於該地區設立墳場之前已被命名。

也許因為它曾被認為是港島北部近岸最肥沃,最漂亮的地方。

 

 

歷程重點

 

1841

四月,英國海軍外科醫生愛德華·克里 抵港,未幾, 三天內寫下兩記埋葬在“快活谷”的日誌:

1841-06-18 可憐的老布羅迪下午被安葬在在“快活谷”,香港的新墳場。他受到海軍和陸軍雙方的尊重和大批隨員送殯到他的墓地。

1841-06-19 我的另一位朋友,威爾遜,第18兵團副官,由廣州到港因久燒發熱剛剛去世,

1841-06-20 可憐的威爾遜被安葬在“快活谷”, 於指揮官布羅迪附近。

以上由米高·拉維引述《愛德華·克里日誌 – 皇家海軍 愛德華·克里外科醫生私人記錄 的相關航程1837-1856》第89頁。

在同一本書第90頁,克里醫生亦有水彩繪畫布羅迪的棺柩及送殯行列徐徐步入一個群山環繞的山谷。

克里醫生畫出未受污染的快活谷發展成為殖民地遊樂場之前的原始風貌。

迄今,布羅迪和威爾遜的墳墓仍然安放在香港墳場

 

1842

駐港第98軍團的奧蘭多·布治文中尉 ,描述’快活谷墳場‘:

“整個島嶼只有一處有樹的景點。它被稱為“快活谷”,它肯定是一個美麗的地方。

島上的其餘部分是荒蕪之地,而所有耕作完全泯滅。“

這是寫在《哦,為英格蘭而樂 – 皇家亞洲學會香港分會雜誌》。

墳場選在快活谷,可歸咎於蚊患。

然而,香港的主要商業中心曾經打算選在快活谷

 

1843

理雅各牧師回憶起他第一次看見快活谷

“那裡只見大米和番薯的田野。在它的南端是即是現在的黃泥涌村,在它上面聳立兩三間洋房,山谷東側氣勢宏偉的一間,由渣甸洋行麥沙先生建造。都成為發燒或死亡的家,而很快就丟空了。“

 

1844

引述德忌笠少將的話:

快活谷是因突然被捨棄荒廢,一如它突然被置入民居。搖搖欲墜的廢墟上長滿了青苔和雜草,見證人類與大自然對抗的徒勞,而快活谷回復到其原始的寧靜已被改造成墳場‘“

 

1845

歌連臣中尉有幅全景素描的寶貴資料,虛線標示以“快活谷山上平房與新墓地”。

 

1849

塞克斯頓·德雷克 去信《中國之友 – 四月號》投訴有人對歐洲死者不敬。

他寫上“長久以來一直渴望抑制邪惡”,並向報章發表這些內容:

“上週五晨早,在墓地如常工作的時候,我意外地發現,腳已經留下了許多在地面上造不到的蹄印,那動物的褪 若非踐踏在墳頭,是幾乎不可能的!“

墳場場之間的分隔路是狹窄的。

男人出去晨操背上經常毫無內疚地策闖進墳場、衝過墓地,尤其希望超越他們前面較慢的騎者時,往往毫無顧忌。

遲至19世紀60年代,據報導,殖民地牧師還有放他的小馬墳場吃草的習慣。

 

1850

香港一名士兵在他的日記寫下:

“我去過幾幾次跑,但我始終認為場座落在錯誤的地方,賽事進行中,視線望到墳一般會打擊了我的心靈及奪去我的樂趣。”

 

 

概述總論

 

快活谷” 或因茂密林蔭的墓園與寧靜隱庇的墳場而樹立形象。

這不是馬迷場背後的墳場感到不舒服而作的黑色幽默。

無論名稱用意,場與墳場並列被許多人認為是一個壞主意。

畢竟,場與墳場都無法遷移。

墳場開設甚至先於場建立之前,它一直在那裡。

殖民地早期可怕的歲月記憶漸漸淡去,墳場慢慢變得無礙。

 

 

參考資料

 

快活谷從南到北有六處墓地,它們是:

– 猶太墳場

印度墳場

– 祆教墳場

– 香港墳場

– 天主教墳場

– 回教墳場

 

1841-05-25 年代最早的是英國「寧羅德」號艦海軍上尉本傑明·福克斯的墳墓,其墓碑及史料顯示,他第一次鴉片戰爭期間攻打廣州時被砲火擊中,傷重斃命,是年29歲。

關係到賽馬,快活谷墳場墓碑中最高級的有立法會議員保羅·遮打爵士[11B-10-1-1] 和 菲尼亞斯·賴里 太平紳士 [23/8/6],俱曾任香港馬會主席

賴里的妻子和女兒亦被埋葬在快活谷墳場

 

 

外部連結

 

香港墳場 – 維基百科

 

 

鳴謝 香港馬會 賽事秘書處 給予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