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占間拿


 

尺度標占

 

占間拿(印地文:जिमख़ाना,孟加拉語:জিমখানা,烏爾都語:جمخانہ)是印度的術語,原指一個地方集會。然後,變成舉行技能比賽的地方。

 

 

里程賽間

 

占間拿」會是一個俱樂部或與「占間拿」相關的紳士俱樂部,是英國殖民時期對體育俱樂部的通稱,術語很多都簡稱「占間拿」。

 

 

歷程要點

 

1890年,接近石筆對面(香港賽馬博物館現址和跑鵝區街坊福利會舊址)高爾夫球會成立了自己的會所,跑道外有兩個高爾夫球草坪。

後來他們反對馬會在那個方向的擴建。

構成爭議是:高爾夫球會總是在馬會的賽道上,它搶先提出一個計劃成立占間拿」委員會,在賽場地內建造一個球場。

 

1894年,一組成員成立了「占間拿」委員會,安排在週六下午舉行額外賽小馬馬主得到極大的鼓舞。

 

1895年,馬主的懇求得到了更充分的答覆。「占間拿」委員會開始存在,並開始安排一個月一次左右的週六下午賽

該計劃包括平地賽,障礙賽 ,急彎騎術賽,女士提名賽,球短距離賽 ,騎兵刺標賽,甚至為印度軍隊舉辦騾背上摔角賽。

獲勝有獎項,有彩池和馬標賭博操作,「占間拿上受歡迎。

但是一開始並沒有很多週年大賽的優秀小馬參加。

另一方面,一些小馬主只在「占間拿」比賽 – 於是「占間拿」委員會於週年大賽為週六下午馬主設立「占間拿盃」。

1895-04-20,首屆「占間拿」委員會報告說,以「破天荒賽」作「占間拿」開季。

由於天雨, 出師不利。

就算五個「占間拿」賽日接踵而至。進場費收入很少,因為所有馬會的會員是免費入場的!

1895算是馬會一個好的年份。新的看台被颱風損壞,但透支減少。

有一個查閱的會議記錄提及“障礙賽場地”維修,應該是「占間拿」委員會的賬目之助。

 

1898年,參照倖存的馬簿,初期的賽多數只記錄週年大賽

當年賽事包括了”羅便臣挑戰盃“(港督的捐贈),“買辦盃“和”大藥房”盃(或許是屈臣氏贊助)。

天氣又不好,只有四次「占間拿」舉行。

1898-07-02,「占間拿」賽不得不延期兩次。

1898-09-03,其他場次耽誤太久,一些賽事無法完成 – 要順延下一個星期六,額外添加場次湊足一個下午的賽日。

 

1899年,新的名字被記錄在週年大會上,包括莫克森先生,銀行家,後來是 股票經紀人 (莫克森&泰勒) ,成為了「占間拿」會秘書。

1899-04-17,香港面積籍租借新界大大擴展。

很自然,賽男士更感興趣,它提供了更多術場地和更多訓練空間。

然而這優勢, 許多年後還沒有被考慮發揮。

 

1903年起,「占間拿」每年兩次開會員大會 – 五十年後這制度才終被放棄。

 

1904年,賽期表顯示出50個馬房和104隻小馬

一場比賽曾有67匹報名。後來,一場比賽更有150匹報名!

官方賽日只有三天,每天10或11場比賽,但總有第四天, “休息日” ,通常是下一個星期六的下午。

這些「占間拿」賽事,除了一兩個正式的比賽,所有事項都有安慰獎金,和報名記錄。

無論是休息日或「占間拿」的賽果都沒有出現在隨後的馬簿附錄。

 

1908年,在第一個半年度大會 ,主席高興的匯報「占間拿」會可以捐助資金經費(500元)。

“出售門票“收入已經達到了一個新的記錄,35,055元。

馬會 花了58,000元在新的建築物上,但有262元的溢利。

 

1906年,不老的杜璧堅上校抵港並開始在香港騎超過五十年。

他出席了1907年度的小馬拍賣會並購買“ NO WANCHEE ” ,那樣他就加入「占間拿」和於賽事上陣。

 

1918年至1920年,杜璧堅中校出任「占間拿」會秘書。

1918年,香港馬會租賃新界沙頭角道的軍地作放牧場,間接擴展可運用的土地資源。

馬會會員兼占間拿俱樂部的成員,他們的小馬籍此在軍地放草及休息。

占間拿額外賽期成為正式賽日之後, 占間拿俱樂部解散, 促成粉嶺狩獵和賽俱樂部的成立

1918-02-26, 火燒馬棚,「占間拿」在4月恢復,但入場人數並不很多。

 

1919年週年大賽,一匹叫「燕子」的小馬表現優異,馬主騎師是法國領事保克雷默。

賽事第二天騎師盃起步,「燕子」搶口衝閘,在馬伕捉住牠前空跑兩圈。

牠仍然充滿活力,再出閘起跑得很好並輕易掄元,獨贏派66.7元。

數月後在「占間拿」賽中,同一匹小馬,同一個騎士,它再次衝閘,但今次袛跑出第三名。

 

1920年, 出席會議的有艾華斯先生、新董事們有考克斯先生、約翰. 約翰斯通先生及羅斯先生。羅斯先生成為了「占間拿」會的主席

一個澳洲藉的香港女子很感激約翰斯通先生。

大既球會或「占間拿」會宣布,在這裡殖民地的女士們可以參加策騎「占間拿」賽事。

這個外地人借來一隻小馬到達銅鑼灣球場地練習。

她是一個昆士蘭北部農夫的女兒,穿上男子的服飾跨下駕馭她的小馬。她沒有男伴,因此約翰斯通先生在場款待她。

遺憾地那「占間拿」女士賽因缺乏人數參加被取消。

 

1921-03-18, 「占間拿」賽會宣告解散, 此舉於香港賽馬歷史與文化有關聯影響。

經過26年, 它的存在結束,馬會接管主辦星期六下午賽並稱它們為額外賽日。

但「占間拿」的名稱依舊沿用多年。

 

1922-04-07, 馬會威爾斯親王訪港舉行一場特殊的「占間拿」賽事。

王子在下午4時25分抵達,並在那裡看“威爾士王子錦標賽”,因他遲到開跑時間所以延遲。

亦因王子的船名為”聲望號”, 故當天另一賽事為“聲望錦標”。

 

1923年,一個由卡羅爾先生在1917年建立的馬房迅速地擴張,每一匹小馬都以”葉”系命名。

很多年甚至擁有10匹良駒,他的馬房在1923年至1925年非常優越。

他名下最特出的是「蕨葉」,牠有一個長久而成功的競賽生涯。

1923年它贏了「占間拿盃」和秋季冠軍。

這盃是很有價值的獎項和值得珍藏,於是當1942年日本人佔領香港時便據為己有。

占間拿」那時每年捐獻3,000元。

 

1924年,「占間拿」俱樂部收購了新界軍地放牧場,快活谷小馬在夏天被送到那裡休息。

不久,「占間拿」這名詞終於被取締,此後週六下午的賽被稱為“額外賽日” 。

因此,所有香港賽馬成為“正式” 官方賽事。

那年有七次“額外賽日”,但逐漸數量被延長,有的變為兩天的賽

一個顯著的特點,繼承了「占間拿」,是「綜合錦標」。

綜合錦標是一英里的平磅限制賽事(10 英石 6磅)跑五次,為贏得一個4-2-1績分比例計算。

 

1942-02-18,「占間拿」賽事又被提及,作為“試跑”賽日 ,但當天只是“走過場” 規模, 得26匹小馬參加。

1942-04-25和1942-04-26,兩次延期後,為期兩天的「占間拿」舊調重彈, 再有此名稱見報。

當時解計劃有一個月三次賽,承諾利潤將全部用於慈善事業。

 

此後,再沒有更多的「占間拿」於香港賽馬會或其他媒體被發現。

 

概述總論

 

占間拿」是香港賽馬歷史上無論是官方或非官方環節的重要一頁!

 

 

參考資料

 

馬會董事局發出具有競賽規則相同效力及作用的補充指令, 並以競賽規則的單詞和短語的定義作依據。

指示 26。未被確認賽事

(1)表演,運動會,占間拿等類的賽事,其中一場或多場未被確認賽事,涉及的所有匹,根據競賽規則,永久或由觸犯之日起十二個月之賽事, 全體牽連的馬主練馬師騎手和官員將被取消參賽資格。

 

 

外部連結

 

占間拿 – 維基百科

 

大藥房 – 維基百科書籍(英文)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