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顛地


 

 

繁華興替 富貴枯榮

 

 

先導探源

 

顛地,姓氏可能源於古愛爾蘭語單詞“DINN,DIND”,一座小山; 或古北歐語“tindr”,意為“點,岩”。
或者它可能源於中世紀對明顯突出牙齒的人的暱稱,或自古法國語的“牙齒”。

 

 

背景擇要

 

顛地家族(1820 —1927),遠東的鴉片商人,兄弟與親屬都顯赫有名。
成員包括威廉和珍妮·顛地的兒子和侄子。
他們祖籍英國北部西摩蘭,歌斯比雷文斯沃,清欄市。

 

1796-10-21 — 1872-11-19 托斯·顛地 (排行第三)
1823年,他來到廣州
1836年,他加入了倫敦的帕爾默·麥喬洛·顛地公司

 

1798—1877年威廉·顛地(排行第四)
1859年,他是上海顛地事務所的管理合夥人,上海匯豐銀行董事
1863年,“商人領事”和顛地公司代表
他迅速確立了自己在英語社區之間的名望,成為領事,參與設立上海第二個跑馬場的集團

 

1799-08-04 — 1853-11-28 蘭士祿·顛地 (排行第五)
1827年,他來到廣州
1839-03-23 林則徐下令通緝蘭士祿·顛地,後者曾是抵制銷毀鴉片命令的主要推動者之一
面臨林在廣州城門的傳召接見,由兩個中國行商人緊急掩護,
如果不是被同伴的商人營救,蘭士祿早成階下囚

 

1800-12-24 — 1886-05-10 威堅臣·顛地 (排行第六)
1835年,他來到廣州
1839-03-23 威堅臣 旁觀 蘭士祿的險境,他是關鍵人物,操控哥哥準備離開工廠和面對林則徐通緝的影響
威堅臣·顛地 商譽不太好。後來,他把香港分公司改造成他的基地

 

1821 — 1892 約翰·顛地 (子侄)
英國商人,顛地公司主要合作夥伴
他成為香港的太平紳士 和 立法會議員

 

 

歷程重點

 

顛地家族對賽的興趣始於澳門

 

1833
中國貿易的東印度公司的壟斷地位被議會法案廢除。該公司關閉了中國分行。
公司的離開,澳門需要新的贊助者。
資金開始成立,並且由贊助者提供獎品和獎碟,
蘭士祿·顛地是其中最踴躍的人。
他亦接管了選舉委員會主席的官邸;
即現今的賈梅士博物館。
在一定意義上,他取代主席的地位,成為澳門社團首領。

 

威廉·顛地 第一年晉身馬主騎師,是其中最成功的一位。
弗朗西·鞏尼是另一位常勝騎師,後來亦成為馬主
鞏尼是顛地洋行的成員。

 

1841-05-25
斯·渣甸給哥哥威廉,約翰·顛地和威堅臣·顛地的書信,還有幾封由金寶和其他人給威廉·萊斯利的信件。
這些貼有’廣東額外掛號’ 1841-05-25的信件,描述了與中國那場海戰。
最初那些紙張印有顛地洋行的商標,信件亦有包括該洋行的參考資料。
顛地轉移到香港,從廣州英國公司紛紛外流。
渣甸與旗昌洋行, 顛地成為了第三大鴉片商。

 

1844
英國領事館坐落於上海蘇州河旁邊,地段1號,與怡和洋行毗鄰。
顛地沙宣及其他鴉片公司陸續遷進,很快就為魚貫成列。
高級合夥人約翰·顛地被任命為太平紳士。

 

1846-08-20
約翰·顛地成為顛地洋行主要合夥人,顛地在灣仔興建春園別墅後,春園街就是以它命名。
香港初有賽顛地家族也與其聯繫一起。
除了其廣泛的航運和商業活動,他們對殖民地的發展貢獻良多。

 

1850
週年大賽中首次提及顛地家族。
威堅臣·顛地策騎亞當·史葛的優秀小馬鐵陀」。

 

1851
約翰·顛地擁有一匹夢寐以求的悉尼母「凱瑟蓮」。
「凱瑟蓮」勝出首屆奇能立利盃,渣甸的英國母「瑪姬萊莉」第二,和弗查的悉尼「偽裝者」第三。
「偽裝者」在新加坡和巴達維亞已經有出色的賽生涯。
讓賽所有的優勝者來說,情況就像冠軍錦標中的首屆賽事。
「偽裝者」贏了,但被取消資格,要抽籤定賽果。
一場愉快的賽有點轟動地結束了。

 

1852
另一匹阿拉伯,約翰·顛地的「愛爾蘭萬歲」,牠之前在德拉斯和錫蘭享有很高的聲譽。
牠與以往一樣表現不凡,奪得廣東盃。
更多獎杯被頒發; 為大型匹而設的寶順盃,由威堅臣·顛地頒獎。
第59兵團的克拉克策騎「偽裝者」勝出。

 

1853
「愛爾蘭萬歲」連續贏得廣東盃。
1853-11-28 蘭士祿·顛地逝世。

 

1854
弗查的悉尼「韃靼」奪得威堅臣·顛地贊助的聯盟盃,
同一馬主弗查的「偽裝者」第二。
大賽次天的全權大使盃,威武的「偽裝者」再次被取消冠軍資格,令人歎惜。
起碼相差23磅, 牠的騎師, 少了負重!比賽開始不久牠就失去這獎項。
獎杯給了跑第二的匹,約翰·顛地新抵港的「尋金者」(來港前名為「21 點」)。
這是一匹名種雄性,繁殖自「愛爾蘭萬歲」亦名為「橫掃千軍」。配11石10磅,2哩在4分6秒內完成。

 

1855
索頓盃為混血而設,由弗查頒獎給以三腳跳速度跑贏的冠軍,戰無不勝的「尋金者」。
當天賽事有一個令人難過的意外。威堅臣·顛地的「牧羊女小波」,一匹英國母,在全權大使盃賽事中墮馬,導致兩隻前腿截斷。

 

1856
舉行了一場(1-1/2哩)精彩的家鄉盃賽,約翰·顛地頒發貴價的金杯。
顛地洋行的弗朗西斯·鞏尼上陣,以馬主身分策騎「尋金者」,僅以半頭之微贏得冠軍。
報上刊載,這場賽事被形容為當時香港的最可觀的草地賽。記者有以下評論:
“這場賽事有七匹競逐大獎,家鄉盃 — 一個由英國鑄造的華麗酒瓶。「韃靼」和「尋金者」很快放出,彼此試圖搶位埋欄。由鵝頸橋至大石鼓一段,就好像「韃靼」的表演賽; 這純種的勇氣抵銷了腳傷和缺少操練,最後一段已爬頭帶出。此時「埃爾芬靈精」的騎師衝刺凌厲。「埃爾芬靈精」轉黃泥涌彎的時候仍在尾二。轉入直路,鞍上人像閃電般逢,以四份三位擊敗「韃靼」,但輸了給「尋金者」半頭。 「故事」第四; 其餘的就不見蹤影了。“

 

1857
兩匹良駒交鋒。悉尼「紅列光倫」(配10石9磅),贏了花旗盃(2-1/2哩),而顛地.的母「故事」(配11石4磅)第二。時間:5分20秒。
次天牠們在同一賽事較量,「故事」贏了, 5分14秒。

 

1863
約翰·顛地當選為香港總商會第三屆主席

 

1864
鞏尼,顛地洋行的成員,成為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其中一位組織者。
顛地家族是最初成立香港上海匯豐銀行和建造側鄰舊香港大會堂的推動者之一。
大會堂座落在皇后大道中,他們捐贈了入口處漂亮的噴泉。

 

1865
合夥人弗朗西斯·鞏尼當選匯豐銀行的首任主席

 

1866
當「威廉爵士」和「埃克塞特」出戰上海的家鄉盃 – 100基尼(英國舊金幣),11哩 –
它成為了龍虎鬥。其他馬主明智地退出。
約翰·顛地被任命為立法局首席非官守議員。
但不久,顛地的總部搬到了上海

 

1867
1867-02-20,星期三,乃花呢格紋 (渣甸)與腓紅衣紗 (顛地) ,兩個馬房宿敵世紀之戰。
「埃克塞特」為馬主威堅臣·顛地奪得香港挑戰盃
於是威堅臣·顛地奪走了造型醜陋但夢寐以求的獎杯。最後顛地團隊擊敗了渣甸團隊。
那時是二月。到十月,顛地王朝突然瓦解,再也不能翻身。
在倫敦衍生牽連的全球金融危機之中,顛地香港業務崩潰。

 

 

概述總論

 

顛地洋行總部原本在中環位於現時電車路畢打街口,亦即是置地廣場告羅士打大廈位置。
那首棟顛地大樓建於1850年,並重建於1864年。
1867年香港第一次金融風暴後結業,顛地隨即把總行遷至上海
倒塌後,一半在畢打街的土地被賣給了新成立的香港酒店公司。
酒店正式建成,成為香港首間豪華酒店。
酒店向北擴展,後來重建為一座樓高6層結構,在1893年完成,
但酒店在1926年被燒毀。
其後,香港置地公司購入那幅地皮,並在1932年建成告羅士打行。
後經合併重建,1979年成爲現在的置地廣場。

 

 

參考資料

 

威廉·顛地似乎已經在顛地洋行瓦解後,於上海再逗留了很短的時間,也許是試圖理清手尾。
隨後他回到了英國,從19世紀70年代初住在倫敦,直到他去世。

 

 

外部連結

 

「顛地 族譜」

 

顛地洋行 寶順洋行 – 維基百科
「顛地 詞源」

 

 

鳴謝 香港馬會 賽事秘書處 給予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