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堅橋


1960年代 駿驥系列

 

馬名

 

 

1972, 根據老吉(沈吉誠)《場三十年》:

 

香港匹,現在與戰前不同,戰前可以自己買交給馬會管理。
而戰後則馬會改例,變成祗有向馬會申請搖,而自已無權向澳洲購放在香港馬會代養。
因而想養好與養多幾匹,第一點已不由自主,第二點祗有出高價向第二三位馬主
但是當時匹的價目,至少已値三、五萬港幣。
現在則閒閒地値十萬八萬。
如果像「堅橋」與「超羣」,至少値十五萬元左右了。
這樣對中意養與喜歡落大注的馬主,實在劃算不來。

 

 

1967-03-04_02
「堅橋」在新時期初勝半哩一七〇碼後,由徐兄與退休練馬師托麥考夫引入大門之影。
托君素來不肯牽頭。
這是他認爲「堅橋」是一匹好,所以允徐兄邀請而欣然引
足見其目光似炬焉。

 

每年度賽到最後一天,馬會賽程中有一場 香港冠軍曁渣打杯賽 ,一般人俗稱叫牠跑「馬王」。
跑得第一的,當然是「馬王 」。
不過,這個「馬王」名稱,在戰後廿四年來,祗有「龍章」和「堅橋」兩駒,一連贏過兩次「馬王」賽。
(香港冠軍暨遮打盃前身為冠軍錦標賽,後來易名為遮打盃,以紀念於1872年至1926年間積極參與跑馬地遮打爵士
遮打爵士名下的匹曾七次勝出香港打吡大賽,於遮打盃賽事亦曾獲勝不下五次,包括1882年至1884年連勝三屆。
至於現有名稱,由兩項賽事合併,則是自1955年起採用。)
這座「渣打杯」是渣打爵士後人送出來的,規矩是「如果某一駒能連勝三屆」,這座「渣打杯」便永遠爲此駒馬王保存。
否則祗能在銀杯的木座上刻名留念。
當年「龍章」祗能贏兩次,第三次賽便失敗。
而「堅橋」的命運與「龍章」一樣。
牠在一九六八至六九年度和一九六九至一九七〇年度,也連贏兩屆。
而且第二次牠的香港冠軍公開賽 一哩二五,時間做出了二分〇四秒的新紀錄。
大家以爲一九七〇至七一年度,此當可三捷而永遠保持「渣打杯」了。
不料「堅橋」在這一年度,狀態剛剛低落。
結果,此賽爲郭子猷的「寵兒」偸襲,未能完成三屆冠軍使命。
所以你話,要連勝三屆「馬王」賽,多少困難昵。

 

日本人佔領香港時代的香港競馬會騎師之最出風頭者,便是郭子猷
計算時候,迄今二十多年,現在的郭子猷,雖不及三、四年前輝煌,可是寶刀未老。

 

1971-05-08_05 郭子猷 寵兒 史秀和 8匹 公開賽 一哩二五 谷草 2.07.0 香港冠軍暨遮打盃 3.1 *

 

但看他前季尾騎「寵兒」,與兩屆馬王「堅橋」爭霸之時,在最後直路,故意讓「堅橋」追過了「寵兒」,令到「堅橋」的騎師鄭棣池以為「堅橋」贏實。
然後郭子猷出其不意地在最後一百碼出盡八寶,將「寵兒」鞭催兼施再衝前爭雄,令到鄭棣池措手不及。
結果「寵兒」偷襲成功,映相贏了「堅橋」半位,打破了「堅橋」蟬聯三屆馬王的美夢。
憑這一點,便可知郭子猷騎齡雖老,卻仍有他令人所不可及之處。

 

 

戰後被稱作馬王者,幾乎三年有一匹。
但,都不是「全材」
譬如「堅橋」,能贏兩次「冠軍賽」。
但對一五九磅與短途,以及爛地便未能顯威風。

 

到底是血肉之驅,與人類一樣。
機器開得時間太多不停,也要毛病,何況非機器耶。
有的馬主,養到了一匹一流好,於是乎便對這匹好嘢,希望牠每賽必出而每出必跑頭
對好十二分愛惜者,實在不多。
「百勝」、「獲利山」、「蒙地卡羅」這三匹頂兒尖兒的一等好
那一匹不是跑得太勤,拚得太多而拼出毛病,以至於一蹶不振。
僅存的「堅橋」和「超羣」,祗有「堅橋」,因馬主是僅有的惜馬主
迄今狀態雖因週期性低落,卻因每季祗上陣四次,所以至今無病無痛。
但,「超羣」則因今季連出五次而連拚五次,結果在最近一次也流了鼻血。
將來前途,當然留了一個陰影了。

 

 

匹而論,現在第一班的頂兒尖兒匹,像:
「堅橋」(區錦洪馬房)
「獲利山」「福來」(張學文馬房)
「蒙地卡羅」(林雲亮馬房)
「超羣」「金像」(李殿林馬房)
所有第一流匹,已完全操在中國練馬師之手了。

 

參考訊息

 

960公尺 = 半哩一七零碼、1207公尺 = 六化郎、1609公尺 = 一哩、1766公尺 = 一哩一七一碼、2012公尺 = 一哩二五、2816公尺 = 一又四分三哩。

 

 

相關連結

 

相片專輯

 

影音專區

 

所有媒體

 

 

鳴謝 拿高達·孟砮先生、袁文俊先生、香港馬會資料庫、香港賽馬博物館 提供相關內容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