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孟加拉


 

 

蒙古種嗣 印度名字 中國執戈 香江卸甲

 

 

先導探源

 

羅伊.戴維斯騎非凡的小馬孟加拉」在42場比賽中勝出41場,幾乎肯定創下當時世界紀錄。

 

傳奇的蒙古公爵,法蘭仕.奧古斯特.拉森,從遙遠的外蒙古西部獲得了「孟加拉」。

孟加拉」,一匹極其出色的小馬,最初由天津的獨臂的薩頓將軍所有。

 

 

背景擇要

 

預計當人們在天津看到了牠的速度,就不乏“專家”跳出來宣佈牠是雜交

因此牠便會被天津馬會禁止出賽。

取而代之, 拉森公爵慎重地帶牠到北京北京沒有通商口岸荒誕的限制和分類。

北京看待小馬就是小馬,速度越快越好。北京處理人事, 與那些港口處理人事有很大不同。

 

雜交是禍根,人們幾乎不需要解釋。

在英國通商口岸反應,雜交衍生的麻煩幾乎令人難以置信。

資深馬主騎師 哈里·莫里斯認為這是愚昧的。

北京的外國貴族覺得難以理解。

他們自有優勢,而且,一句“相當愚蠢”,這些外交公館淑女出言容易得到砲轟的效果。

孟加拉」被帶入中國的那一刻,各地馬會尚算和平共存。

毫無疑問,話雖如此,若是拉森公爵帶小馬先去天津進行審查,「孟加拉」將永無天日, 湮沒無聞。

 

 

歷程重點

 

1923

夏天,杜克男爵完成了一次很長的旅程,他去了超過庫倫很遠的外蒙古。

在那偏僻地帶的繁殖場,他找到並獲得了一匹13掌1英寸高的美麗灰色小馬

毫無疑問,牠具備條件能完成穿越內外兩個蒙古旅程並安全抵達中國

這匹小馬就是「孟加拉」,

一百年來賽史上傑出的小馬,牠比[「英雄」和「黑緞」都更優秀。

並且,有名副其實的齊全紀錄令牠的競賽生涯聳人聽聞。

 

當是時,入冬前後拉森公爵帶牠到北京,賣給大衛·弗雷澤。

大衛是路透社北京記者和在北京天津出名特別成功的馬主

孟加拉」第一次被剪毛。牠的長尾巴鬢出漂亮的辮子,鬃毛未剃,因為這是已經定制超過七十年的習俗,

牠會報名參加翌年北京春季賽事。

天津賽事先於北京舉行。

照常,天津馬主會帶自己的獲獎北京跑馬場

 

 

1924

馬主騎手羅伊.戴維斯,破例偶然在那年沒有參加新錦標。

他與大衛.弗雷澤及其妻子非常要好,受邀騎「孟加拉」。

於是開啟了中國賽馬史上著名的人配搭。

 

羅伊.戴維斯騎「孟加拉」足跡貫穿賽界。甚至尼克爾斯騎「黑緞」也未有過這般佳話。

春天,「孟加拉」在北京參加了三場賽,新賽、打吡賽和南苑馬會杯,並全部勝出。

秋天,牠參加了位於北京附近的南苑馬會的聖烈治錦標賽,並且平了大衛.沙宣的「找到了」相同速度贏得比賽。

只有一次,那記錄在1903年被艾力.摩那的「溫哥華」超越。

孟加拉」也贏得冠軍杯。

牠接著在跑馬場天津馬會會際賽同樣勝出這兩項聖烈治錦標和冠軍杯 。

在後一場賽事中,他以兩分三十三秒一的速度報捷,打破現存由「忠誠」在1899年創下的紀錄並幾乎快四秒,一個令人震驚的全中國記錄,。

 

第一次「孟加拉」贏得天津國際賽,11月,大勝六位,這在牠的生涯中並非比尋常,牠實在是出類拔萃。

圍繞著「孟加拉」的小道傳聞遍及上海和其它地方。

每個人都確信牠是一匹雜交,神秘的故事依著確實可靠的證據流傳開來,那些所謂’內幕’消息,或者更糟。

牠來自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牠不止贏得一場頭,如果牠有贏過頭的話),就是如此……因為不知道任何事,所以就更加方便。

事實上,因為可以在一張留存下來的照片上看到 —- 大衛.弗雷澤騎在「孟加拉」鞍上—- 這匹小馬的確可謂極其漂亮的蒙古典範。

另外,牠參與過的比賽中,贏過所有最好的幾乎都是雜交,無論那些純種馬主義者喜歡與否,「孟加拉」都比其他小馬跑得更快。

 

 

1925

天津春季大賽,當「孟加拉」第二次出現時,場觀眾達到史上最大規模。

這次賽事,迪金森引入兩匹優良的雜交馬會對其視而不見,採取默許態度。

按這種想法,「歌詞」和[「徒步者」這兩位老朋友應該有機會贏取冠軍。

勇敢的「孟加拉」參加了長途盃 1-1/2英里賽,迪金森帶著他的兩匹小馬也上陣,被「孟加拉」打得落花流水。

無論如何,因為牠倆有資格跑冠軍杯, 「孟加拉」再次將牠們打敗。

令人難過的事實是,天津馬會兩次心照不宣和得體的改例不謀而合卻創下奇蹟。

 

孟加拉」競賽生涯中期,牠被性格特點極其鮮明的民國軍閥時期的獨臂薩頓買去。

不得不承認,從拉森公爵開始,「孟加拉」成為云云眾星當中的一顆明星

弗蘭克.薩頓少校離開英國陸軍部隊,轉而跟隨張作霖元帥。

他封薩頓為準將,在瀋陽成立司令部,在天津建立住所,薩頓在那裡賽

他有匹十分可怕的小馬名叫「巴倫湖」,牠對待任何可能威脅自己的動物都十分粗暴。

薩頓出現在中國許多地方,大多都是非同尋常的地帶。

一次賽事中,他在上海贏得3萬英鎊的彩金。

另一次1921年重慶賽事,他以十賠一贏巨款, 並在單打獨鬥殺死瑞將軍。

總之,此人名不虛傳。他還是一名非常有能力的軍人,能夠帶兵和訓練軍隊。

外界推測他買下「孟加拉」伴隨一個預示,薩頓將軍可能會立刻向哈里.莫里斯發出挑戰

孟加拉」和「華倫田野」 的對抗賽獎金5萬元。在上海,興奮氣息無限高漲。

一場世紀之戰,毫無疑問這是中國最強的兩匹小馬

然而,奇怪的是,「孟加拉」沒有參加1925年上海秋季大賽。

這讓人十分疑惑,牠的馬主是瀋陽居民,並且是一個未被認可馬會的會員,「孟加拉」應當會被允許在上海出賽。

這些懷疑因興奮的情緒一掃而空。

有一種說法是薩頓將軍不放心帶著「孟加拉」乘火車 —-

眾所周知,火車因軍閥緣故在很多時候都不能正常運行。

但在去年相同的秋季賽冠軍杯,「孟加拉」再下一城。

十一月的天津賽馬,牠贏了預賽碟,2分一秒 跑一英里,比全國紀錄快3秒。

 

 

1926

天津馬會會際賽又迎來一個春天,牠所用的時間再快五分一秒, 減到兩分三十三秒二五。

這是中國小馬速度最快的冠軍錦標賽。

1926-11-06 《中國北方先驅報》刊載頭條【天津非凡小馬】,文章開篇寫道:

『過去兩年中,「孟加拉」被如此高頻率地為大眾所知悉,牠是中國北方無可匹敵的小馬上海的賽人士迫切希望能在某個本地場見到這匹神奇的動物,牠挑戰我們最好的六匹小馬,報名去年六月舉行的江灣全國冠軍賽,但由於牠的馬主,薩頓將軍無法確定運輸方式,最終決定不攜牠上陣。』
因此,這種齷齪的嫉妒想法,刊上了中國報紙的頭條,無情的誹謗與謊言的推測緊追不捨。

但秋季大賽上,迪金森有另一匹新「戈壁前夕」毫無疑問是另一匹’視而不見’的雜交,這次必取冠軍錦標

但是……

週前的天津冠軍賽中,「孟加拉」表現非凡,在剛開始的一哩就連續打破兩項中國小馬紀錄。

牠以普通的慢步速度過終點,贏成條街。

 

 

1927

年初,江灣宣佈舉行全國冠軍賽時,「孟加拉」這個名字​​出現在名單頭位,儘管這匹小馬是否能夠出席不得而知。

薩頓將軍已於去年發出挑戰,但因為「華倫田野」之前報了名,「孟加拉」自然也應上陣。

但他也沒來。有關報導說,由於鐵路運輸的不確定性,薩頓將軍決定不參賽。

現在,片刻無聲。

有誰聽說過可以把一匹用火車從天津運往上海?這條路線上運輸小馬往往使用輪船。

然而,不知何故,上海界在並未領教這位獨臂將軍薩頓的古怪性格時,便接受了他的令人生疑的道歉。

將視線轉到瀋陽和天津,你會發現沒人知道薩頓將軍提出的挑戰 —- 不要說薩頓將軍 —- 連對賽事的興奮程度也遠不及上海

一個有責任,而且,不情願的假設,這惡意出台的神話。被巧妙地進行,保持到最後; 它達到了目的。

當弗蘭克.薩頓因未能讓「孟加拉」出賽而使’挑戰‘付諸流水時,上海各大報章紛紛披露此事,令薩頓顏面盡失。

很明顯,這正是某人的意圖。需要記得的是,許多英國人視獨臂薩頓為叛徒。他並不是。

他只是有著不太尋常的性格,不易相處,同時又很有運氣。結果就遭人嫉妒。

這就是「孟加拉」和「華倫田野」挑戰的故事,此事令獨臂薩頓的名譽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產生不利影響。

根本沒有如此挑戰,無論如何,薩頓對「華倫田野」了解不多,為什麼帶「孟加拉」與可怕的「巴倫湖」到遙遠南方的上海

為什麼他這麼做?

然而這件事已經過去,無需挽回。

 

這是來自《京津泰晤士報》通訊記者的報導。

孟加拉」在冠軍杯上沒有犯錯。

牠在起步搶入內欄迅速超越「戈壁前夕」,一哩段柱不遠時, 那新仍跟住跑,然後加盡油門,可以這麼說。

牠帶甩, 群當瞠乎其後,做了第二個四份一程造26.3,第三個四份一程造1.27 , 最後一哩跑2.00.2。

在那個階段,牠一個化郎時間快過很多領頭小馬,並且很明顯,絕不會被超越。

牠狂風送爽,輕舒步頭入直路,用2分35秒4跑完一化郎,並且還留有餘力。

的確,牠看起來似乎很可能有氣再跑多半哩。

如果這一天無風,或者風吹其他方向,最後四分之一程應要耗費多30秒左右,中國紀錄也許就不會存在。

孟加拉」早已持有全中國紀錄,通訊記者表示,這匹小馬或許已經第二次打破自己創造的紀錄。

相當長的時間裡都沒有看到比這更非凡的比賽。

孟加拉」直情拋離群從對面直路轉彎,更以一步比一步帶得更開的姿態到達半哩段柱。

看台上的觀眾開始跳躍和歡呼。

這場比賽,戴維斯先生騎「孟加拉」時,完全改變了慣有的策略。

轉而取代的是不允許其他對手搶放,憑藉他坐騎飛快速度在轉入直道時出頭,他決定領先然後帶返終點。

這個明智的決定無可置疑,因為直路上風捲殘雲,如果最後四分一哩比被死纏爛打,那麼任何事都有可能發生。

但這不是故事的全部。其餘的 —- 亞軍和季軍 —- 亦使馬迷大為刺激。

他們需要同時觀看兩場比賽,需要兩對眼睛,一雙用來鎖定「孟加拉」,另一雙關注其他,包括 迪金森的靚天津賽頂級梯隊陣容。

那個季末,「孟加拉」在42場賽事中獲勝41場。

 

弗蘭克薩頓的做法無從解釋,他將「孟加拉」售給一位香港馬主

羅伊.戴維斯看見牠被安全地裝箱運上船,從天津運往香港。

沒有太多機會動情,但跟曾創世界紀錄成就的動物夥伴說再見, 足以令人沮喪。

“我從沒收過香港馬主一封信”,羅伊·戴維斯回想:”這看起來也許非常奇怪”。

後來的幾個月他間接聽說「孟加拉」到港時已受蹄患折磨。

“我不知牠是否甚至曾否在香港出賽”,多年後他寫道:”可憐,可憐的「孟加拉」”。

如果他知道事情真相,感受會有所不同。

 

 

1928

孟加拉」的真正買家,隱藏在不為人知的名字後面,並無惡意,這位香港馬主是 域陀.沙宣爵士。

價格無疑非常之高 —- 如果不是真實發生,沒人能想像獨臂薩頓賣掉了牠。

如果他知道真正的買主是誰,也許會把價錢提高兩到三倍。

域陀.沙宣爵士也不希望看到他的名字以任何方式與獨臂薩頓產生聯繫。

於是一聲不響。

孟加拉」被香港沙宣馬房購得。

1928-02-14 快活谷,「孟加拉」贏得大南區錦標,騎師是吉米·保-亨,擊敗了幾乎是無可匹敵的登巴馬房「貝嘉灣」,騎師是密倫。

孟加拉」終於回復真正勇態。

 

1928-02-15 冠軍杯,無論如何,登巴馬房天之驕子「伊利諾灣」勝出,騎師再是密倫賽,「孟加拉」得季軍。

也許因蹄傷所累,不明所以的謠言已傳到天津

 

 

概述總論

 

無論如何,「孟加拉」始終是中國最傑出的小馬,沒有任何跡象顯示牠是由其他雜交所生,牠跟自己騎師的奔跑速度比其他雜交快得多,就此所有都消聲匿跡了。

 

1924年春到1926年秋的六次春秋季賽,「孟加拉」在北京天津不同場贏得13場冠軍錦標,創造10項記錄,其中4項為全國紀錄。

在國內42場比賽中得41場冠軍,騎師皆為同一人 羅伊·戴維斯。

由同一騎師在如此之多的賽事中獲勝實乃史無前例,幾乎可以確定這是世界紀錄。

當然,中國在某種程度上與世界其他國家自處一隅,此類事蹟漸被遺忘。

 

 

參考資料

 

在體育運動中,連勝是指連續數次遊戲或競賽中奪冠。

連勝可以由一個團隊來實現,如賽, 棒球,足球,籃球,曲棍球,或由個人,如網球。

一個賽季的連勝,被稱為完美的賽季。

 

根據科茲著作《中國賽馬》第213頁, 可惜並無更詳細披露「孟加拉」在42場比賽中勝出41場以外之唯一落敗記載。

 

 

外部連結

 

賽馬 連勝 – 英文維基百科

 

 

鳴謝 香港馬會 賽事秘書處 給予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