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業餘騎師


意洽情酬 志趣商投

 

 

先導探源

 

香港和中國賽馬早在上一個世紀和馬會成立前後都有業餘騎手

雖然術語性質相似,業餘騎手和紳士騎手或紳士騎師是有區別。

圈,社會地位和經濟背景的微小差異都可能造成階級分層。

 

1845年,從香港的首次賽開始,大小馬騎手長久以來都是業餘愛好者。

那些年代在任何時候,沒有出現過職業騎師被允許上陣。

這就是當初情況,舉辦賽要奉行徹底的體育精神。

 

 

背景擇要

 

毫無疑問,因為事實上香港百餘年賽歷史幾無涉及利益誠信的質疑。

曾經只出現過一宗在比賽中不誠實策騎的指控。

根據港督梅含理(梅軒利) 《1845-1887年香港小馬與賽備忘錄》,挑戰出現。

1883-02-24 煞科日,大使盃,可能是首次所謂不光彩的比賽。

這一次例外發生在當某位騎手被人向董事們告發他拉馬

董事“接受了這促使 _____ 先生以非常特殊方式策騎「蘇格蘭紡車」的原因.”。

因此,這件醜聞結束。

 

只要香港綠茵場上保持清高的氛圍,史冊年鑒便不大可能再有這污點復現的恐懼。

曾經毫無疑問,他們的理想可以維持。

只要競賽小馬馬主馬會董事繼續受他們敏銳的願望推動。

他們的一廂情願展示要提供為榮譽和正直的男士所沉醉的賽運動。

他們的會員是有品賦與教養的體育家,只為運動而非為賭博。

紳士騎手自身已為大部分的良好記錄作出貢獻。

他們曾在過去及當時,充滿以比賽唯一目的是要公平的期望。

他們向他們的坐騎,牠們的馬主人和自己問責。

他們的利益絕無向比賽中其他競爭對手作出不公平的偏頗。

 

 

歷程重點

 

根據科茲著作《中國賽馬》第114頁,有講一套做一套的故事:

 

1879年

『「黑緞」那時的馬主是香港的保羅·遮打

牠26場頭騎手是M.C.尼克爾斯,一位在上海以商業員工形式受遮打聘用的騎師練馬師

身為亞美尼亞裔印度富商的後人,保羅·遮打是謹慎, 寬宏大量的闊佬。

那時候33歲,他已是位百萬富翁。

怕且,他正是先行在賽事結束時給騎師送禮的始作俑者,雖然它不能被證明,這是極隱密的事情。』

20世紀初期,然而,從騎師祖家來的那類歐洲員工每月賺到$100。

賽事結束時給騎師‘送禮’的遮打動輒給予$10,000,而若騎師不得不為他赴港比賽,他還獲得頭等雙程來回船票,酒店和在港的其他支出零用錢,以及津貼。

為免付擔如此高昂的服務費給予優秀騎師上海一些有領導地位的公司採用白支薪酬聘用年輕人在辦公室無所事事,任務只為他們出賽和訓練小馬,維護商家旗號與賽綵衣的榮譽。

 

‘偽’ 的意思是弄虛作假或訛稱是正品。

混合’偽’+’業餘’,’假業餘’指運動員表面業餘,但檯底收錢。

又或指運動員以體育活動賺錢,雖然身份歸為業餘。

20世紀30年代,這個詞“假業餘”最早是在上海使用。

它只適用於幾位騎手,而且由於其中一些紳士具有良好的經濟背景,真或假業餘也無多大關係。

戰後的香港有更多的“假業餘”騎師

他們中的大多數,儘管有辦事處,所謂有事可辦,實際上是職業騎師,賺到的生活費全數源於賽

 

曉治(巴菲)是位端正的小伙子有完美的騎師身形。

肯定說,他平生從來沒有打過一天的工。

實情上,一位好的騎手,已穩固地難以是真正的業餘。

 

1924-11-10, 孖士打,64歲,在蘇格蘭逝世

1925-01-05, 《海峽時報》稱許孖士打為遠東的最有成就的業餘騎手之一。

 

1930年,比利·希爾,累積頭數字超越中國任何騎手

但他不能算是業餘。

他在快活谷馬場上陣期間,是科諾士來港最初的兩年,騎「戴晏拿灣」奪得冠軍錦標

 

那時,科諾士被轉派往香港怡和渣甸總公司服務。

1930-11-29, 有一幅變黃的怡和讓賽舉行前的上陣騎師合照。

傳統上,怡和讓賽只是怡和洋行的員工參加。

1930年勝出者是策騎馬主何甘棠名下「甘棠第」的科諾士(坐在最右邊)。

 

鲍愛克是躋身中國及香港業餘騎師的表表者。

1939年,天津馬會再次打破比賽規則, 讓16歲的鲍愛克出賽。

他迅速受歡迎,為最有實力的馬主出賽,經常一天三勝。

1945年,和平後,鲍愛克離開中國大陸,取道來港。

他那時叫裴谷,已在香港的業餘圈中闖出名堂。

成功的背生涯結束後,他成為馬會幹事。

1968年,他被任命為香港賽馬會秘書。

他受命負責所有厩管理,包括保安。

除上述之外,他要兼顧『承擔提高練馬水準,要與其他地區的練馬設施媲美。』

對於一位業餘騎手,這任務肯定是最好的恭維之一。

事實上,在中國比賽的優秀騎手、懂騎術、閱歷經驗比其他地區的騎手豐富得多。

 

 

概述總論

 

中國賽馬的規模非同凡嚮,其中與香港賽馬並無什麼不同。

業餘騎師在各地場經歷也相似。

引述馮·杜域男爵 講解天津的情況:

通常春季約有25天賽事,秋季同樣多,通常每天跑十場。

理論上,業餘騎手中國有機會在一年騎500場,而實際上很多只能一年騎250場

有太多的業餘騎手和太容易當業餘騎手

 

職業化之前,香港賽馬騎師都是業餘的,大部分私下是朋友或親戚。

兄弟幫亦包括馬場主任、司閘員、裁判和董事

賽事之外,陌生人、外圍莊家、業餘騎手和專業幹事的聚會,盛況更如巨大的社交性質野餐。

 

 

參考資料

 

1971年,韋彼得提出所有建議後,決定要把賽職業化。

香港馬會首先的措辭是業餘騎手繼續允許參賽,如有需要,會為他們特設賽事。

但對業餘騎手施加嚴格的控制 – 他們實際使用“假業餘”一詞 – 又加大練馬師的權力。

聘用威特毗重新起草規章。

目前,該公司仍為英國賽馬管理局提供英國賽馬中央管理合約服務。

 

 

相關連結

 

渣甸 – 《講馬港歷史網站》

渣甸系馬房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顛地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香港賽馬簡史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鳴謝 袁文俊先生, Donald 蔡先生 提供記錄資料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