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1883-02-24 大使盃 首宗涉嫌造馬


瓜田造馬 李下整人

 

1883-02-24 煞科日,首次紀錄一場聲稱所謂不光彩的賽

 

先導探源

 

理論上,每次週年大賽祗有三天,每天跑行十場或十一場。
但也常常有第四天,即“煞科日”,通常在接著的星期六下午。
1883-02-24 星期六的天氣較前三天寒冷。
但在“煞科日”比之前有更大的一群馬迷聚集快活谷

 

 

背景擇要

 

等了一段時間大使盃看來會因沒有匹參賽而取消。
祗有白朗先生過磅策騎「蘇格蘭里爾舞曲」,牠屬於戈登馬房
但到了最後時刻,斐沙·士蔑先生帶了另一匹小馬「卡蒂薩克號」,看來他這樣做是為了公眾利益。
亦可避免對獎盃捐贈者作出無端的侮辱,比單騎“行贏”的冷場得體。

 

斐沙·士蔑先生,「蘇格蘭里爾舞曲」的共同馬主,而獨自擁有「卡蒂薩克號」,向過磅室主管薛弼先生提議。
為了完成這場賽事他會以自己名下報名出賽,並讓兩匹以自己的實力作出競爭。
小馬是屬於各方的馬房,薛弼先生匆忙同意。
有人向他指出兩匹小馬將會在同一利益作賽。
戈登先生和斐沙·士蔑先生在整個大賽曾宣告合夥聯盟。
斐沙·士蔑隨即先生宣布解散聯盟,並說明兩匹小馬將在彼此競爭下比賽。
谷崧先生,這位紳士擔任整個大賽開閘員職務,在斷然拒絕之後平息下來,並准許賽事開始。
大使盃 – 為沒有贏過頭的新而設及由雲遜先生頒獎 1-1 /2英里

 

兩匹小馬被帶到起步柱,開始在跑道比拼。
「蘇格蘭里爾舞曲」(白朗)領先,兩匹小馬在第一圈跑得很輕鬆。
但過了大石鼓後,「卡蒂薩克號」(根吾)被催騎。
最後牠以四分三位擇冠。
很明顯「蘇格蘭里爾舞曲」在整段直路途中被大力勒住,到為時已晚時才鬆韁。
「卡蒂薩克號」在終點右邊勝出,雖然「蘇格蘭里爾舞曲」已大大減少與前領的距離。
無論如何,歷史性的一場兩馬賽事就在爭議下告終。

 

官方賽果:
1. 「卡蒂薩克號」 (根吾先生) 斐沙·士蔑先生
2. 「蘇格蘭里爾舞曲」 (白朗先生) 戈登先生

 

 

歷程重點

 

賽事完畢過磅室即刻出現不愉快的場面。
斐沙·士蔑先生進入房間,司閘員谷崧先生,也是董事之一,要求士蔑作出一些關於這場賽事的解釋。
谷崧先生和其他董事都認為這是一件最不光彩的事情。
他說這不是一場比賽,應該收回獎盃,比賽應該要有三匹挑戰者。
斐沙·士蔑先生有點激動,並提出理由此獎盃無限制規則,也可以單騎行贏。
他帶來另一匹參與賽事祇是為著娛樂公眾。
他堅決聲稱他是依據賽馬基金條例和慣例兩者,如果他願意他可享有行贏的權利,但他沒有這樣做。
假如谷崧先生找到他或任何人與他帶半點賭博關連,他可向董事們告發。

 

谷崧先生說這是斐沙士蔑先生的詭辯,但也同意這場比賽與賭博無關,不過還是極力堅持依據條例是應該有三匹作賽。
斐沙·士蔑先生反擊谷崧先生的侮辱,說谷崧先生的是謊言是可恥的。
谷崧先生提醒斐沙·士蔑先生最好將整件事情在他的報章報導出來;他意指斐沙·士蔑先生是《香港電訊-士蔑西報》的編輯及經營者。
斐沙·士蔑先生回答這事與報章無關。
數語過後交戰雙方離開及賽事繼續。

 

當所有賽事完畢,斐沙·士蔑先生要求取回大使盃獎盃。
場地主任特里普先生說谷崧先生已正式提出抗議,獎盃將會送回馬會,待董事們作出決定。
但一經董事批准他會即刻將獎盃交出給斐沙·士蔑先生。
在特里普先生離開後,斐沙·士蔑先生立即再次進入過磅室,他拿了檯面的獎盃,並告訴房間職員他在整件事情是無愧的,跟著離去。

 

隨後職員跟著斐沙·士蔑先生出去,並通知特里普先生剛剛發生的事情。
無論如何斐沙·士蔑先生是要堅持,意圖向特里普先生和谷崧先生演說,並激動地索取這隻獎盃的擁有權並證明他所做的是清白。
特里普先生向他提議到此將事情放下,並要他記著他倆是身在場。
但斐沙·士蔑先生說這裡每人所持的意見都認為他是對的。
不愉快的場面就此結束。

 

 

概述總論

 

這事件被報章報導,佔《香港電訊-士蔑西報》數版編幅。
港督梅含理的《1845年至1887年香港小馬與賽備忘錄》,在第三十三頁和三十四頁也有紀錄:
“從來沒有職業騎師被准許策騎。在這情況下賽的體系精神和行為徹底執行,無疑地實情在香港賽馬歷史祇此一次 - 它已延續超過六十四年 - 有不誠實的騎手在我們大賽中策騎。
這例外的一次發生在1883年一場煞科日的有關賽事,有騎手拉馬一事向董事們舉報出來。那些董事們”接受———–先生,在不尋常規矩下執轡「蘇格蘭里爾舞曲」作賽的解釋”,然後醜聞結束。”

 

 

參考資料

 

1883-02-21週年大賽首日 ,雲遜先生的「大使」在這大使盃前三天, 贏了第十一屆香港咑呲,1-1 /2英里,由必維爾先生策騎。

 

根據港督梅含理的《1845-1887年香港小馬與賽備忘錄》, 也提到1883-02-24 煞科日,大使盃,可能是首次有史實記錄所謂不名譽的比賽。
涉案馬主是《南華早報》前身的《香港電訊-士蔑西報》創辦人斐沙·士蔑先生。

 

 

相關連結

 

影音專區
相片專輯
渣甸馬房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鳴謝 拿高達·孟砮先生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