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1867-02-20 挑戰盃


 

 

渣甸王圖縱 顛地霸業橫戈

 

 

先導探源

 

渣甸顛地馬房之間的賽競爭於華北地區開始
不久雙方都為了爭奪香港最有價值的錦標及最高級的獎盃。

 

 

背景擇要

 

1860年代初,無論顛地渣甸,雙方使出了同樣的策略。
每一方都深深隱藏自己的最秘密招式,每一方都要確保對方會不會贏得香港挑戰盃
上海人揶揄香港挑戰盃,可能出於醋意,描述為“可能是場有史以來最醜陋的獎項。”
結果是每年其中一方都以重金購買貴價的英國或澳洲馬匹。
牠們先在香港的二月份賽事中比賽,然後運往上海參加五月份賽事。

 

1861
顛地家族「高多芬」第一次亮相,在上海已奪得東方盃,騎師獲得熱烈的喝采。
渣甸那邊跟着買了「威廉爵士」。
牠顯露出清楚無誤的證據,連奪兩屆香港挑戰盃
顛地家族則買了「埃克塞特」,一匹耀眼的澳洲馬,牠在中國賽馬行將開展出色的生涯。
「埃克塞特」跑得比「威廉爵士」快,於是渣甸兄弟中有人購買了「哈丁敦」,打敗了「埃克塞特」。

 

 

歷程重點

 

1866
在香港「埃克塞特」與「威廉爵士」報名家鄉盃 – 100堅尼金幣,它成為了對決賽。
其他馬主明智地忍手退出。

 

1867
同樣的事情再發生,當時參賽是「埃克塞特」與「哈丁敦」。
那一年有六場為大身型匹而設的賽事,可惜每場上陣最多只得三匹。

 

1867-02-20,星期三,挑戰盃,它是香港賽馬史中最精彩的草地賽事之一。

 

花呢格紋 (渣甸)與腓紅衣紗 (顛地) ,兩個馬房宿敵世紀之戰。
「埃克塞特」為馬主威堅臣·顛地奪得香港挑戰盃

 

回想起來,這個獎盃賽,可能會被看作是中國賽馬的壓軸好戲。

 

挑戰盃,記得是價值500堅尼金幣,所有匹均可參加,兩哩,必須同一年同一匹和馬主連續兩次贏得頭
開賽,阿拉伯9石,5歲以下的香港10石,5歲及以上10石4磅,5歲以下的英國11石,5歲及以上11石7磅。

 

「埃克塞特」威堅臣·顛地擁有,在上年度已奪一屆。
「埃克塞特」已經在過去兩年贏取大部分最好的獎金。
前一天,他已經贏得珍貴的德國盃。這是渣甸家族一個竭盡全力的挑戰
天色沉鬱,但穩定。有五匹來到起步柱。
所有都是來自顛地渣甸馬房
大群觀眾圍觀於起步點附近。

 

渣甸的希望寄託在金隊長騎的「哈丁敦」和梅候斯騎的「威廉爵士」,前者在上海打敗了「埃克塞特」,
雖然「威廉爵士」例回領放,但牠受不了其他匹爬頭,因牠會失鬥心。
顛地安排他最好的兩匹上陣,「埃克塞特」和「先驅者」。賽前他聲稱「先驅者」會奪標。
馬主把可能贏得冠軍的兩匹放在同一場,這造成一種賭注混亂,後來它成為香港和上海的一個常見的做法。
通過賽前宣布其中一匹馬會成為冠軍,然後將賭注巧作安排,倘若另一匹獲勝底出,那位馬主有時可能贏得很多或更多。

 

起步順利 (《中國郵報-德臣西報》記者報道 ) 大家一字排開, 相當平均。
「哈丁敦」首先經過看台,明顯帶出一個位,「威廉爵士」第二,「先驅者」,「埃克塞特」及「瑪麗王后」殿後。
轉彎時「威廉爵士」抽出超越「哈丁敦」,領先絕塵而去。
牠在大石鼓大約帶離「哈丁敦」12個位,「埃克塞特」和「先驅者」在後面幾個身位靠近一起,「哈丁敦」及「瑪麗王后」墮後了。
「威廉爵士」在黄泥涌村[ 隱蔽在快活谷上方] 仍然持續領先優勢,並且似乎會強勁地繼續下去,在前面仍然保持相同距離,並第二次超越看台
看來渣甸已勝卷在握.。
「埃克塞特」和「先驅者」追到「哈丁敦」,並在上山時越過牠。
「埃克塞特」一鬆韁繩,​​靠近黄泥涌村彎逐步追近,牠已咬住「威廉爵士」,在轉彎處趕過牠並埋攔入直路。
還有一化郎「先驅者」被催策下,作出良好反應輕舒步頭,離終點約一百碼越過「威廉爵士」。

 

「威廉爵士」被超越兩次,對牠而言簡直是災難。牠已出局。
對這個記者來說,無論如何,這祗是一場純粹的賽事,完全沒有惡意:
儘管「埃克塞特」被用力留住,「先驅者」也無法趕上牠,這樣「埃克塞特」就連續兩年奪得香港挑戰盃冠軍。
「埃克塞特」按韁,只能說是一個把戲。「先驅者」落敗 — 敗於形式上的 — 或金錢上的 — 半個位。
「威廉爵士」輸三個位,最初在一路帶頭,但很可能受身心都被’放乾’。
拉侶先生的「埃克塞特」贏了同主「先驅者」(梅特蘭先生騎)第二,梅候斯先生的「威廉爵士」(史密斯先生騎)第三。

 

 

概述總論

 

顛地化名以拉侶先生勝出了。
於是威堅臣·顛地奪走了難看但冒昧以求的獎盃。最後顛地團隊擊敗了渣甸團隊。
那時是二月。到十月,顛地傳奇瓦解,再也不能翻身。

 

1868
7月,舉行了一次可憐的拍賣會, 腓紅衣紗馬房小馬被下錘定價。
市道不好,投標是懶洋洋的。
值得注目的是,一匹中國小馬拍出最高價,900兩。
出色的「埃克塞特」只以500兩銀成交。
上海的阿拉伯冠軍「蘇丹」,背後有十年勝利佳績支持,只能以50兩銀成交。

 

 

參考資料

 

「埃克塞特」即雅息特,英格蘭西南端區域德雲郡的城市、羅時期都市。雅息特的市政廳建於中世紀,號稱是英格蘭歷史最長的市政廳,迄今仍在使用。

 

跑死, 指根本無法動彈, 尤指因被’放乾”。亦可指“三條腿不良於行。

 

約翰·拉侶技術以平靜的方法馴服匹,對因受人類辱罵或創傷而懷有惡意和恐懼的匹, 最有效。

 

 

 

外部連結

 

渣甸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顛地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鳴謝 香港馬會 賽事秘書處 給予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