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1858-02-18 香港週年大賽馬



 

丹青誌盛 筆墨註聞

 

先導探源

 

1858-02-18 香港週年大賽
那次跑活動為期三天, 每日跑六場。
六項杯賽的四項 — 澳門杯,邊界杯,帕西杯和花旗杯
— 奪獎匹都是來自上海,鞍上人都是雄心壯志的馬主騎師
香港有點潰不成軍。
上海騎師贏走大部分獎杯,香港報紙評論酸溜溜。
小馬車領騎」勝出黃泥涌錦標馬主上海的麥肯齊先生,及由皇家工程師史超域先生策騎。 (聽說小馬是在日本孕育)
麥肯齊騎自己的悉尼「悉尼」又成功奪得澳門杯,然後再贏得帕西杯,1-12英里創紀錄的時間,3分零1秒。
麥肯齊乘勝追擊,又以他的澳洲馬康「康羅貝爾」奪得邊界金杯, 由 羅拔渣甸頒獎。
「康羅貝爾」又獲得花旗杯,擊敗了偉大的「艾芬豪」, 那是渣甸擁有的. 跑第二。

 

 

背景擇要

 

1857年3月 沃格曼是第一位被《倫敦新聞畫報》派到中國來的特約畫家兼記者。
1857年5月 他抵達香港。
1857-07-17《倫敦新聞畫報》發表沃格曼從中國寄回的第一篇戰地報導和相關速寫。
隨後便是每週一期的中國及亞洲系列目擊報導,
他的畫作與視野不僅停留在戰事進展,卻盡可能廣泛介紹他親眼所見的各地風情。

 

 

歷程重點

 

特派記者沃格曼以畫筆描述 1858-02-18 香港賽馬

 

「一年中有三天,英國人和 中國人一樣,暫時忘記向『金錢 萬能』屈膝。
中國人在農曆年中實際上停止了任何買賣,
約翰牛從高高在上的辦公室中來到快活谷欣賞賽
我被這種熱鬧的氣氛吸引到來,那是二月十八日的 一個早上,
天清氣朗,陣陣微風 中和冬日的陽光,令到整個環境更爲怡人。

 

上午十一時,我們來到稱作準「快活谷」的跑馬場
— 這是個美麗的地方。距離維多利亞 港僅一哩半,這裡又是一處墓地,讓逝去的英魂安息。
墳場就在長滿樹木的山坡下。實際上, 那是分作三個墳場的。
— 一個是供新敎徒,一個是供天主徒,另一 個是供帕西祆教徒。
就在墓地對面,便是看台馬廄
早已聚集了中國人、法國人,來人、東印度人、尼拉印度人和水兵等。
張開了的雨傘是那麼多。如果從高處望下來,還以爲是一個長滿蘑菇的地方,而從它的爛漫色彩來看,很可能是毒菌呢!
在下午開始,當然會帶來很大的歡樂。
中國人和英國人在博彩的興緻上,是無分彼此的。」

 

「道路與跑打吡剛好相反, 但是,如果車輛不太多,座位還是有的;
當農曆新年來臨,中國人都打扮得整齊而且有品味,
場的羣衆跟英國的很有分別,最主要是他們不喝酒,擧止斯文,
有一座衣香餐影的大看台。不過,當地人士更値得用畫筆來繪畫。
因此,我選擇了一仙令入場看台,這可以從我的畫中看得出來。

 

共擧行三日,以最後的一天最値得介紹。
天朝中國馬主馬伕騎師賽在那天有一場用自己的作賽,
十三 匹起步,開賽不久即有四至五個騎師,亂作一團。
觀衆的哄笑和歡樂之情很難以筆墨來形容,那些墜騎師裝作若無其事地站起來,傻笑着。
四匹在前面爭先,其中一匹突圍而出, 蠃得掌聲,有些則跑得不知去向。
有些則是空而回。儘管如此,每個人都十分關心,
最後一場順利跑完,香港進入晚飯時間,盡興而歸。」

 

 

概述總論

 

《泰晤士報》特約記者,寫同一週年大賽,說:
“當我們第一次看到在快活谷馬場,我們有半數動心稱許,這是整個世界上最美麗的地方。”
其他一些作家,注意到看台墳場墓碑的接近程度,引申香港的高死亡率,便流於低級冷嘲熱諷。

 

 

參考資料

 

1861年四月,沃格曼赴日本,在那裡生活,直到他在橫濱去世。
沃格曼的繪圖和水彩畫隨後多被轉為雕版印刷發表。
它們有畫家簽署並注有詳細的說明資料。

 

約翰牛(英語:John Bull),是英國的擬人化形象,源於1712年由蘇格蘭作家約翰·阿布斯諾特所出版諷刺小說《約翰牛的生平》。
主人公約翰牛是一個頭戴高帽、足蹬長靴、手持雨傘的矮胖紳士,為人愚笨而且粗暴冷酷、桀驁不遜、欺凌弱小。
這個形象原本是為了諷刺輝格黨內閣在西班牙王位繼承戰爭中的政策所作的。

 

 

外部連結

 

《倫敦新聞畫報》 – 維基百科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