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彭福將軍

 

 

 

彭澤圈 福蔭社群

 

彭福將軍 (羅拔·般納·彭福 少將) 1916-12-19 — 2015-04-22

1936年至1972年,英國陸軍統領,曾服役於英國、印度、伊拉克、坦噶尼喀、肯尼亞。

1972年1月至1979年12月,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首任總經理。

 

先導探源

 

    早年生活:

    1916-12-19 彭福 生於英國中南部劍橋郡聖尼茨(劍橋以西24公里,倫敦北部79公里)。

    父親 伯納·曉治·彭福 於1880年, 在英國南端 西修適士郡 奇切斯特城區 弼咸村 出生;母親 伊塞爾·艾芙絲·阿諾德。

    1911年,他們結婚,並生了兩個女兒。

    彭福父親原在巴克萊銀行擔任經理,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加入皇家燧發步槍兵團,曾先後在比利時伊珀爾和法國索姆河等地作戰,其後他調往諾丁漢郡和咑吡郡(樞活林地軍團)第15营。

    1917-10-20 曉治·彭福少尉在巴雪戴爾戰役中陣亡。錄載於比利時泰恩克特墓園名冊30 及英國 塞爾西第一次世界大戰紀念碑上。

    自幼喪父的 班納·彭福 在少時入讀尊貴的威靈頓公學,及後升讀桑德赫斯特皇家軍事學院接受軍事訓練和教育。

     

     

    背景擇要

     

    軍旅生涯:

    從軍校畢業後,彭福選擇傚父從軍。

    1936-08-27 彭福以少尉身份加入皇家萊斯特郡軍團,翌年以軍官身份轉入英屬印度陸軍,於第11錫克軍團擔任少校。

    1937-11-03 彭福升為中尉,派駐到英屬印度的西北邊境省服役。

    1939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後,彭福被調入盟軍的地中海中部部隊。

    1942年至1943年調到波伊部隊,參與在中東一帶的戰事。

    1944年,他以一級一般參事官身份調任戰術訓練中心,直到大戰完結為止。

    1945年戰後,彭福返回印度陸軍。

    1946年出任奎達參謀學院教官。

    1947年重返英國陸軍加入旗下的皇家砲兵團,並獲擢升為名譽陸軍中校。

    1950年至1952年借調到陸軍部出任訓練科及人事科副督導。

    1953年再調往皇家海軍參謀學院任職。

    1957年至1959年,彭福於美國首都華盛頓擔任英方三軍聯合代表團秘書,任內為英美兩國陸軍部的交流提供支援。

    1957年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訪問美國,他參與籌劃,是重要的先遣成員。

    1957-10-29 因功獲英廷授予維多利亞員佐勳章MVO勳銜(1984年獲自動調升至維多利亞副官級勳章LVO勳銜)。

     

    彭福在軍中後期主要在英國本土、非洲和中東任職。

    1959年奉派到東非坦噶尼喀地區出任英皇非洲來福槍團第六營營長,直到當地在1961年獨立成為英聯邦王國為止。

    1961年至1962年返回倫敦擔任國防部上校。

    1962年至1964年於本地陸軍擔任第127步兵旅旅長。

    1964年至1965年,他再一次派駐海外,前往中東到局勢嚴峻的亞丁殖民地擔任亞丁高級專員保安行動顧問,負責在亞丁緊急狀態期間向當局提供戰略方面的意見。

    1966年,彭福一度調回英國任職於帝國國防學院,但旋於同年以少將身份被借調往肯雅擔任新設的國防總參謀長。

    1967-1969年起兼任肯雅內閣保安委員會委員。 以確保獨立後的政權平穩過渡。協助整頓肯雅的海陸空三軍和提供充足的培訓,推動三軍專業人員和高層將官本地化。

    1969年起直到他退役前的職務是英國東南分區司令。

    1969-06-14 英女皇壽辰授勳名單中,彭福將軍獲英廷頒授最尊貴巴斯同袍 CB 勳銜。

    1972年10月,服役於英國陸軍和印度、伊拉克、坦噶尼喀、肯尼亞等地 36年後 正式從軍中退休。

     

     

    歷程重點

     

    管理生涯:

     

    1971-03-16 馬會宣佈業餘賽轉為職業賽同時,沙田新市鎮準備開發。因興建新場的規模龐大,特意羅致領導經驗豐富的彭福擔任馬會總經理,以落實各項計劃。

    然而,主要改革都由彭福與翌屆馬會主席祈德尊和後來的韋彼得於任內推出。

    1972-01-17 彭福將軍應邀成為馬會首任總經理,直接聽命於董事局,負責處理馬會一切事務,並成為馬會上下最高級的所有受薪僱員主管。

    當時馬會主席的匯豐大班桑達士爵士鑑於馬會1969年至1970年爆出轟動一時的「毒馬案」醜聞,銳意推動香港賽馬職業化以提昇賽水平。

    1972-01-22, 傳媒報導,彭福將軍有兩項急切的重要任務,海洋公園和沙田新場。

    前者落成後於1977-01-10 開業,成為了不起的地標。工程耗資1.5億港元全部由賽利潤撥出,為百萬賓客帶來歡樂,至關重要的是它建設在地球表面人口最稠密的地區之一。

    1972-05-30 彭福宣佈調整賽事獎金,使賽事安排和規則變得更加規範。

    彭福上任之初,馬會仍查出零星毒事件,為防範同類事件再度發生,他規定對所有出賽匹實施賽前檢驗。

    1973年初為減低出現毒事件,將軍向所有練馬師發出嚴厲警告,匹一經檢出被餵食違禁藥物,練馬師需負上責任。

    1975-05-05, 彭福將軍主理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訪問快活谷馬場盛事。

    1979-04-08 報導 彭福將軍代表馬會董事發出強硬聲明- 即將打擊檯底匹交易或未經許可的匹擁有權轉移。

     

    革新博彩活動

    1973年先後推出「三重彩」和「四重彩」兩種投注方法,下注分別買中賽事首三位和首四位勝出匹的人士,都可獲得派彩。

    1973-10-17 馬會在開始增設夜賽事,快活谷晚上首次燈光如晝; 及為了打擊非法「外圍」活動,賽更加頻密。

    1973-11-29 彭福成功爭取政府授權設立場外投注站。

    1974-04-20 首六家投注站設立,彭福引入了電話投注服務以進一步打擊「外圍」活動,但禁止未滿17歲人士進場。

    1975-07-11,《第三號1975 年博彩稅( 修訂) 條例草案》刊憲。馬會隨即代政府經營六合彩獎券,以打擊當時十分流行的非法賭博活動 – 「字花」。

    1978年,彭福收緊政策,規定禁止未滿18歲的人士進入投注站,而投注站職員也有權向疑似未成年人士查閱身份證,以希望收阻嚇之效。

     

    籌建沙田馬場

    1971年10月,政府原則上同意在沙田新市鎮興建場,有關的統籌工作遂落在彭福身上。

    1973年12月全面動工。沙田馬場馬會斥資龐大的七億港元興建,整項工程甚為繁浩,馬會需要從四個地點採土1,600萬公噸,然後在城門河填出260英畝土地。

    1977-11-08, 彭福將軍排定30-36次沙田賽事,每場可容多達14匹上陣,亦計劃六次跑於週日。他還提到新建為市民和殘疾人士而設的薄扶林騎術學校。

     

    1978-10-07 彭福將軍領導經年的項目 – 沙田馬場,如期由時任香港總督麥理浩爵士和馬會主席韋彼得主持啟用典禮。

     

    其他成就

    1972年設立了馬會見習騎師學校,透過培訓更多本地騎師以配合賽運動職業化。

    1978-01-13 沙田馬房馬伕不滿管方違反承諾,扣除馬伕部份薪金用作支付他們的宿舍租金和電費,結果在得到其餘上水馬房山光道馬房馬伕響應下發起工業行動,拒絕於快活谷拖帶匹進場,造成當日全部九場賽事取消。

    1978-01-21 彭福緊急斡旋,最終馬會答應馬伕要求,成功化解工潮,馬會人事部經理史愛蓮 Mrs Eileen Stringer 則在事件中辭職。

    1978年成立薄扶林公眾騎術學校,是為香港首處為公眾悠閑而設的騎術場地。

    1978年和1979年起分別為沙田馬場跑馬地場引入星期日賽,使馬會每年舉辦的賽事數目進一步增加。

    1979-04-18,見習騎師鮑榮光牌照上訴被駁回,彭福將軍強調馬會繼續給予警方及廉政公署調查充分合作。

     

     

    1972-01-17 彭福於履新時原本簽訂五年合約,後來延至沙田馬場於1978年啟用為止,及後再續任一年,以確保沙田馬場的運作走上軌道,同時間讓馬會有充裕的時間物色繼任人選。

    1974年4月 馬會董事局在宣佈聘任同樣出身自英國陸軍,並曾於1976年至1978年擔任駐港英軍司令的夏卓賢爵士接任馬會總經理一職。

    1979年12月 彭福正式卸任,結束前後近八年卓越的任期。

    1980-01-05 歡送彭福將軍榮休儀式在沙田馬場賽事期間舉行。

     

    彭福將軍在任馬會總經理期間作風親善,經常舉辦記者會與傳媒接觸,一改以往馬會予人較封閉保守的印象。

    他任內成功推動賽職業化,又統籌沙田馬場的興建,改善會員席及公眾席設施, 所以任內表現大受輿論讚許。

    1979-05-01 《香港工商日報》專訪中,稱頌彭福將軍如「魔術師」般把百年香港賽馬史改寫,並帶進新的紀元。

    彭福將軍不但在香港賽馬史上留下一頁可觀的成就,也使香港不少愛好賽的人士留下深刻的回憶。

     

    1975年,港府委任彭福將軍為非官守太平紳士。

    1979-09-17 馬會主席韋彼得宣佈把位於沙田馬場內圍的中場公園將改名為彭福公園。

    韋彼得主席特別讚揚彭福「在短短的七年期間,即把賽體育運動及其行政管理各方面,大大提高至在賽世界中備受嘉許和稱羨的水平」。

    並表示「沒有他的衝勁魄力,決斷和創造力,我相信我們不會有今天的成就,也肯定不會在如此短促時間內有此巨大的建樹」。

     

     

    晚年生活:

    彭福將軍退休後返回英國定居,晚年在南部的漢普郡 安多弗 Andover 渡過。

    他仍關注賽及香港。

    1980年至1986年, 他出任英國賽馬顧問局主席

    1984-12-08 彭福將軍應邀從英國回港,以嘉賓身份出席觀賞馬會百周年紀念賽事。

    1987-05-25 彭福將軍再度來港,出席馬王選舉並觀賞週末煞科賽事。

    1998-07-03 彭福將軍 多年經常出席沙丘園場 香港日, 當天仍有拍照留念。

     

     

    個人生活:

    1940年彭福迎娶陸軍格雷中校 Lieutenant-Colonel E. H. Gray 的女兒厄休拉·格雷 Ursula Gray 為妻。

    兩人育有兩名女兒,分別取名伊麗嘉·芝露 與 華萊麗·姬兒。

    1978-12-31 大除夕晚,彭福夫人在香港維多利亞港主持渣甸子夜鳴炮儀式,她於2010年逝世。

    彭福的興趣包括射擊、高爾夫球和園藝,他是倫敦紳士會所陸海軍會會員。

    在肯雅,彭福是當地首都奈羅比的穆海咖鄉村俱樂部會員。

    在香港,他曾任香港海事青年團地區委員會顧問,也是皇家聖佐治學會香港分會會員。

     

    2015-04-22 彭福將軍 在英國西南部 多塞特郡家裡安詳離世,享年98歲。

    2015-05-11 彭福將軍葬禮之後,芝露在他家舉行了溫馨的軍事告別酒會。占美·巴柏、菲臘·莊士頓與波比·陸璟偕同他們的妻子,麗沙和莎拉都有出席。

     

     

    概述總論

     

    2015-05-08, 馬會主席葉錫安博士表揚彭福將軍的成就:
    彭福將軍為香港社會所作貢獻,不但成效超卓,而且影響深遠。由他協助開創的多個社會項目,時至今日仍然造福港人…..

     

    榮譽殊勳

    以下列出全稱及縮寫:

    維多利亞員佐勳章 M.V.O. (1957-10-20)

    巴斯同袍勳章 C.B. (1969-06-14 英女皇壽辰授勳名單)

    非官守太平紳士 J.P.(1975年)

    維多利亞副官級勳章 L.V.O.(1984-12-31 自動調升)

     

     

    參考資料

     

    彭福將軍命名的地方:

    彭福公園

    位於香港新界沙田馬場中央。

    1979-05-11 啟用,原本稱為「沙田馬場公園」,開放給公眾。

    1979-09-17 改稱彭福公園。

     

     

    外部連結

     

    沙田馬場 – 《講馬港歷史網站》

    彭福將軍- 《維基百科》

     

    鳴謝 Clithering 先生 提供記錄資料

    鳴謝 姚佑民 先生 提供編寫幫助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