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舊體育路


動感紛呈 體態畢露

 

 

先導探源

 

1939年起,體育路是貼鄰快活谷馬場唯一從新命名的道路。
這裏有過不同體育團體的設施。
以體育界別劃分,例如最早的香港哥爾夫球會、香港會、紀利華木球會、香港足球會、港會球場、香港足球總會,等等。

 

被譽為’帝王的體育運動’,香港開始賽後,那條歷史上的小徑稱為「體育路」真是名正言順。
1858-05-15,一幅來自《倫敦新聞畫報》出版很清晰的圖畫描繪到體育路的位置。
1939-06-19,「體育路」刊憲於英文的《南華早報》。
1939-06-20,「體育路」刊憲於中文的《大公報》。

 

 

歷程重點

 

1869年
週年大賽期間,挑戰盃(兩哩),有一匹美國參賽。
『在石橋位置 (體育路入口?) 匹們互相靠近,及上斜坡到達大石豉時,「埃克塞特」及「伯明翰」已和「威廉爵士」跑在一起。』
1869-02-16,上述的摘錄是首次提到這條小徑已有「體育路」名字。
上述根據程亨利著作《跑》第37頁,他提及過這段路的名稱,但不肯定它的正確位置。

 

1930年
這條稱為「體育路」的小徑,在《跑》第二次被提及。
馬簿刊載過顯示此支線擴展賽道的地圖,它給小馬跑過曾是香港足球會的草坪,越過現在的「體育路」,可直上大石鼓而轉入’村彎’。五化郎賽,那時可在「體育路」起跑。』
上述根據程亨利著作《跑》第59頁,他提及的是另一條現已消失了的’木球會‘賽道,但一幅類似上述描繪的地圖也曾在1920年代的馬簿刊載過。

 

1932年
這條稱為「體育路」的小徑,在這摘錄第三次被提及。
『薩頓先生(馬場主任)說,練馬師馬伕已奉命拖小馬逆時針沿黄泥涌道行,並通過十字路口(體育路)繞過高爾夫球會進入沙圈。
當時的電車沒有環迴快活谷行駛。 他們穿過狹窄的寶靈頓道進入快活谷,也要經過海軍石筆而抵達場,然後在同一路線倒車,在天樂里離開快活谷。』
上述根據程亨利著作《跑》第194頁,「體育路」那時其實並未被官方使用這名稱。

 

1939年
實際上在19世紀中期這條小徑已在古老的場照片一早已出現,但至到1939年6月,「體育路」才在憲報刊登。
1939-06-20,它的中文官方通告在《大公報》的陳述:
跑馬地黃泥涌道及摩理臣山道交界處,由海軍紀念碑起,由西而東行之路,橫經黃泥涌運動場至香港足球會止,港府現定該地名為「體育路」,已由本期憲報公佈云。』

 

1947年
根據老吉(沈吉誠)《場三十年》第65頁:
“1947-01-13 ……….. 講起新界石崗跑軍,一共跑了約有兩個月四至五次,石崗的賽跑道,滑稽得很,原來祗有半個沙圈,路程最長祗有六化郎,如果拿現在香港場來作比率,則是從體育路附近起,沙地跑道一直到過終點出的B沙圈那裏爲止,這半條沙地跑道,是動用了一百多名工兵費了一個多星期時間所築成的。”

 

1951年
1951-05-12 第六場,在一個下著大雨的一天舉行第74屆咑呲,途程哩半。
埸地濘爛不堪,徐文奎策騎「倫敦十七」,輕易擊敗陶柏林之「金牌」。
可惜,徐文奎在賽事中途操之過急,在體育路轉彎處(接近哩半段柱彎角),橫越了畢浩淸的「偉景」。
賽後,畢浩淸提出抗議,紅燈亮起。
倫敦十七」冠軍被貶,名次順序由頭四匹升上。
「金牌」變為冠軍,亞軍「飛將軍」及季軍「娜威民」,本來的贏家最終失去一筆大橫財。

 

1967年
1967-08-30,然而,《華僑日報》報導“跑馬地體育路發現一炸彈,後由軍火專家予以爆破。
幸好引爆炸彈時無人受傷或有其他損壞,那時香港處於社會暴動期間。

 

1993年
“有些反對者要求移植的樹木,可以擴大到包括體育路在計劃中將會被砍掉的49棵樹木。”
1993-03-09,《南華早報》如此寫著。
這足以證明體育路古樹林蔭,行人受惠。
1993-05-14,馬會擴展快活谷馬場的計劃被行政會議批准並刋憲。

 

 

概述總論

 

百年有多的歷史印證,舊體育路與匹操練與競賽形影不離。
1995年體育路已重新遷置,因為場北面跑道已擴展。
衹留下一個朦朧的往事,甚至沒有其他遺跡能指示出這條舊的體育路可能始於賽博物館附近。

 

一則發生於1964年在這道路的軼事:
一名13歲少年住在體育路一棵榕樹上達數月。

 

 

參考訊息

 

960公尺 = 半哩一七零碼、1207公尺 = 六化郎、1609公尺 = 一哩、1766公尺 = 一哩一七一碼、2012公尺 = 一哩二五、2816公尺 = 一又四分三哩。

 

 

相關連結

 

相片專輯

 

影音專區

 

 

鳴謝 拿高達·孟砮先生; 香港賽馬會資料庫; 香港賽馬博物館 提供相關內容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