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北京跑馬場


金粉跨龍地 綠茵跑馬場

 

先導探源

 

北京市,簡稱「京」,舊稱「燕京」、「幽州」、「北平」,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都、直轄市和國家中心城市。
Peking 是兩個 羅字符的郵政譯音,取自南中國港口城市的方言。

 

公元前1046周武王滅商後,封宗室召公奭於燕國,是為北京建都之始。
歷史上有金、遼、元、明、清、中華民國(北洋政府時期)等朝代定都, 騎射遊牧文化深遠。

 

 

背景擇要

 

1148-02-10 南宋高宗紹興十八年(戊辰) 丘處機出生, 後來減少成吉思汗暴政有功。
“燕九節”盛會本意是“宴丘”,即用酒席祭祀丘處機,叫白了成了“燕九”。
1635 明 劉侗 於奕正《帝京景物略·白雲觀》:“真人名處機,字通密, 金皇統戊辰正月十九日生……
今都人正月十九,致漿祠下,遊冶紛沓,走蒲博,謂之燕九節。又曰宴丘。”亦省稱“ 燕九”。

 

 

歷程重點

 

1860-1870年代,北京舉辦了世界最大規模的賽,吸入場民眾數目甚少每次低於八萬人,雖然只有木看台但場面仍然壯觀。

 

1860
1860-10-13,第二次鴉片戰爭掀起高潮之時,英軍和法軍進入了北京, 聯軍放火併洗劫和燒毀圓明園和靜宜園。
1860-10-24 英軍和法軍在紫禁城南端的禮部簽署了條約。
英國公使館以及海關的見習翻譯發起成立北京馬會
翻譯見習生周圍的氣氛尤如學期尾的英國公立學校—-對外交舉止和中文學習的要求都沒那麼嚴格。
主辦條件成熟。羅拔.哈特爵士剛接任海關總監,他對賽完全熱衷支持。
普魯士公使俾斯麥騎他的阿拉伯“鐵甲軍”迅速落場參賽。
歐洲國家公使階級出身, 騎技、狩獵以及術都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外交使節團的反應, 熱情無比。

 

1861
北京的外國人聚居地首次舉辦賽中國郵報的賽記者卻痛惜一些年輕會員的褻瀆言語。
他們顯然是公使館的那些翻譯見習生。
他們的小馬叫「神父米曹先生」, 是眾所周知的傳教士名字 。
亦有稱他的小馬為人類死敵之後,另一匹則叫「逐出教會」。
再次在八月份中國華麗的首都,賽的獨特魅力徹底令人像鬼迷附身。

 

1863-12-17
週四賽於城北的安亭鎮平原舉行,所有公使悉數到場,無一缺席。甚至有傳教士露面,被人認出,他神情震愕。
北京公使館翻譯見習生的頑皮褻瀆 前港督梅含理(梅軒利) 在其編纂之【1845-1887年香港小馬與賽備忘錄】第21頁引述《中國郵報-德臣西報》報導 。
翻譯見習生對傳教士已很厭惡,「神父米曹先生」有參賽。
繼前有匹「逐出教會」,還有一匹叫「魔鬼」。
更糟糕的是,「逐出教會」贏了頭。牠的對手一直領先,在接近終點前幾碼距離時突然溜韁亂跑落敗。
不過場上最有趣的還要數密集成群的中國人、蒙古人和西藏人聚集在跑道的終點前,賽奔騰的速度使他們得到無限滿足。

 

1864
四月的賽事多達五萬觀眾,那時是中國賽馬史上規模最大的入場人次。
由此, 隨著更多人入場, 跑持續下去。
如前所述,這次北京的觀眾數量已遠遠超出歐美人士的想像。
這甚至可能是全世界最大規模的賽
為了四月大賽,朝廷將一個宮殿附近,接近白雲觀的大湖泊中乾涸河床作跑馬場之用。
大量觀眾聚集於此,有小馬躍過時他們高聲吶喊,遇見個別小馬落後又是一片唏噓,所有觀眾都十分遵守場秩序。
視線內看不到一個警察。
1864年《環球插圖雜誌》刊登法語標題的插圖(北京春季場)
翻譯見習生更變本加厲, 引入了快步車賽。

 

1866
那些北京貴族騎士,他們還似模似樣, 安排了聖烈治錦標賽。
北京在四月轉移到新的地點,在城西牆外六英里處,這地方被低矮小丘與土墩環抱,所聚集觀眾比以往更多。
即使想粗略估算有多少萬人到場都是不可能的事。
天氣極好,北京天空一片蔚藍。
比賽跑道寬闊,打吡 —- 仍然是中國唯一的打吡賽事,以往跑一圈 —- 現在跑一英里。
當天,阿杰農.弗里曼-米特福也在場,他是未來的雷德斯戴勳爵,時任英國公使團武官。
打吡獎金30元的一英里賽已成為常規項目。然而,真正的戲肉要數海關挑戰杯,獎金為白銀100兩。 1-1/2英里比賽的主辦贊助是滿清帝國海關的公務員。
場上再沒有傳教士出現,但也沒有人敢肯定。
當俾斯麥的「浮士德」參戰海關挑戰杯,海關的默里騎「梅菲斯特邪靈」,魔鬼勝出。

 

1867-06-10倫敦新聞畫報》刊登標題 ‘北京的歐洲人場”的插圖。
北京,1867。從口頭敘述的畫家描述。
圍繞場都是人群,站立山丘的人群, 遠遠比這更多。
山丘完全被穿藍色衣的 中國人覆蓋,此情此景, 山丘被描述看似藍色針墊, 插針不下。

 

1871
法國公使羅舒阿爾伯爵是春季大賽的董事,德國公使俾斯麥是司閘員,同年普法戰爭巴黎失陷, 這是一個奇趣組合。
儘管刮著大風和沙塵暴,一些中國高官參加了這次為期兩天的賽
總理衙門的大臣代表為新錦標賽碟頒獎。
總理衙門是中國的外交部,雖然事實上它是由包括防衛部在內的幾個部門組合而成,同時它也是外國使團要面聖時作擋駕的屏風機構。
從某種意義上說,海關總監羅拔哈特先生比公使更重要,他掌管著國庫,決不允許揮霍無度。
大臣們和其他人都想抓住海關高官,哈特在中國是最有權勢的歐洲人,事實上所有在華的歐洲人加在一起的影響力都不及他。
那年,很顯然,由於他下屬極力堅持,他的名字出現在海關挑戰杯上,並繼續下去。
當然,海關杯及其名稱也是出自他的創意。

 

1872
四月,北京的賽在城東新建的跑馬場舉辦。舊場中央有一塊沼澤地,最適宜秋天在此舉行活靶射擊。
春季的傾盆大雨出乎人們的意料,沼澤處氾濫成災,跑馬場便被描述成“不適宜划船以外的任何比賽活動。”
場位於一個叫苗家堤的地方,週圍面積不到一英里。
天氣極好,明媚而安靜,無塵。這個令人高興的現象再次表明,“在東方,這一天比以往任何時候看起來都更適合打吡。”
這歸諸於中國人在跑賽期大量的娛樂活動,展台和小吃攤。
為滿足八萬人的需要,小吃攤的數量之多幾乎令人難以想像。
外交使節團和整個外國人社區人士全部攜太太出席。
總理衙門的外國公使於賽期兩天都蒞臨出席。
正面看台位於一塊高地之上,四周帶有斜坡通向場。從這個地點望去,整個賽場盡收眼底。
沙圍場在三百碼的低處,那裡的視野角度最為有趣。
小土堆三個方向人山人海, 從跑道位置向看台層疊上升,中國觀眾將整個跑道包圍。
雖然沒有任何形式的欄杆或欄繩束縛,他們的舉止自覺,對禮儀的講究堪稱模範,令人大開眼界。
每當小馬經過,便有歡呼聲和長長的掌聲。幸而,大家並未意識到那個糟糕的結尾感嘆聲。
諸如維多利亞式的廢話“模範的禮儀”,這種表達方式讓人驚訝。
由於舊跑道沼澤洪水氾濫,新場的建設是急就章。
或許也曾只可好給跑道外緣著上白漆作權宜,不過別無差錯。大量觀眾聚集於跑道周圍,十分興奮。
興奮的人們要做的第一件事必定是向前衝去?顯然, 沒有人這麼做。這種場面無與倫比。

 

1882
苗家堤曾為北京所使用,直至是年五月的首次賽在著名的”跑馬場“舉行。”跑馬場“簡單正可望名思義。
它成為地標,並被普遍公認是中國所有賽最具吸引力的場地。
事實上,這是回到了之前的區域,不同的是跑道重新鋪設,當初的沼澤地已不在場範圍,所以即使再發洪水也不會招致災害。
如何去跑馬場也是盤生意。由北京公使館出發有幾種工具選擇,車、轎子、小馬或驢。
北京車為木製,是人們曾經設計出的最不舒服的交通工具之一。
北京城內,無論搬到哪裡都要不斷地遭遇一系列的不可預知的阻礙:駱駝、山羊、騾子、身挑扁擔的人突然轉彎、鵝和火雞等等。
經過公使館街道後,需要繼續行走通過正陽門,這是韃子城的中南門,然後沿著中國城的城牆一直走到通往郊區的西門。
三英里長的沙路貫穿在樹木、墳墓和寺廟當中,然後是超過三英里的田野,之後就會看見一英里的跑道,
周圍環繞著一些楊柳和低矮的土堆,從大北嶺範圍放眼望去,小山坡的視野任何時候都完美無遺。
氣溫已經很高,達到華氏84度,但“八英里外西山的美景非常壯觀 —-
萬物生機勃發,些許塵土以直線狀從平原向四面八方盤旋升起,直至接近雲端處。”
大量身著藍色衣服的中國人覆蓋了所有高地及有利位置。
四分之一英里的長度排列了幾行北京車,停靠在草地旁邊。
優越階層人士大批湧現,每個人,甚至一介平民,似乎也衣冠楚楚。
總理衙門的三名大臣出席, 無數秘書、僕人和隨從陪伴。
整個活動具有如此規模,對任何人來說都是算筆墨難以形容。
留給人最深刻印象的莫過於滿清高官的到來。
他們通常坐著遮閉的十二或十四人大轎,扛起時一路小跑,但轎子十分平衡,以快步伐速度走完最後四分之一英里路程。
沒人知道究竟有多少萬人入場
如果說這是世界運動歷史上最大規模的聚會,毫不為過。
這個臨近北京的鄉郊跑馬場所聚集的人數量眾多,他們遵守秩序, 興高采烈,穿戴講究,歡欣活躍。
看不到武裝人員,所有人流連往返都不需要任何警察的協助,也不會遭遇阻礙。跑道上也不會有護衛隊出現。
主辦方享有這項無可匹敵並且規模龐大盛會的殊榮,他們情不自禁地留住這珍貴片刻。
董事局是比利時公使諾達伯爵、德國公使館秘書泰坦拜馳伯爵、英國公使館的二等秘書西里爾.莫德, 他曾騎自己的小馬「瑪卡龍」在比賽中獲勝。
海關的奧利弗教授、博德.布里登, 他是羅拔.哈特爵士的妹夫。
司閘員是暴躁而直率的德國公使克林德男爵。
總理衙門的大臣贊助衙門獎,冠軍75兩白銀,亞軍25兩白銀。
海關挑戰杯刻上字樣確定:“由大十字勳章的羅拔.哈特爵士及大清皇家海關總稅務司官員頒贈”
英國公使館的西里爾.莫德,騎 哈特爵士 的小馬「陽光」在比賽中獲勝。
總理衙門的三位大人的午飯是火雞、火腿和香檳,大快躲頤。
這些非凡的景像在賽史上可謂前所未有,加之美麗的田園風景,彷彿置身夢幻般的氛圍當中—-
摩肩接踵,便有可能撞到達官貴人皇親國戚—-
北京最好的獎杯常常都由比利時製造,由比利時公使頒贈。
中國賽馬只有少數維多利亞時代女士感興趣。在北京卻毫無隔礙。
外交官的太太們,多數是貴族,她們出身於女性本身就具有參加術運動的傳統社會階層。
另外,在北京的女士們都會騎,其他通商口岸並不存在這種情況。
1890年代,風氣開始轉變,女士們漸漸明白,賽場合是天賜展示她們最新潮最華麗服裝的機會。

 

1891
擁有一匹超越「英雄」成就的小馬是每個馬主不言而喻的野心;情況持續到1920年代,這匹本世紀最傑出的小馬抵達北京
大衛.沙宣的“「英雄」,1890年代最著名的小馬,有一個非常有趣的特點。牠總是拒絕面對司閘員,除非有厩侶「德洛麗絲」陪伴前往起步柱。

 

1895
列強的無理政策,蠻力與霸氣,使這種趨勢加劇。
北京的外國人,除了像.亨特爵士這類有長久記憶的人,其他人都不會意識到賽活動不再那麼流行。
因為人事部門的不斷調整,外交團體有著異常短暫的記憶力。
數以千計的人們到跑馬場並以為它很輝煌,他們卻不知道那裡曾經有數以萬計的觀眾。
1895-04-17 中國在第一次中日戰爭中失敗忍辱,軟弱無力更為特出。

 

1897
五月的北京因新任英國公使的戰績而馳名,克勞.竇納樂爵士。他被人淡忘的經歷包括談判租借香港新界。
竇納樂爵士小馬的名字都與外交活動有關聯。這次他參賽的三匹小馬是「隨從」、「譯碼機」、「傳遞員」。
他邀請到天津三位最好的騎師,薩默、莫凌和亨特策騎他的小馬上陣。
外交使團高層即使身體狀態適合,都不會騎參賽。儘管他們跟其他人一樣,在任何能騎的時候都會試試身手。
在他們中間,他的小馬在14場比賽中有8場勝出,包括馬伕賽那場。
冠軍錦標賽,這三匹小馬不得不參加,然而“說來也怪”,出人意料地,它們分別奪得冠、亞、季軍。
莫凌騎「隨從」獲冠軍,亨特騎「傳遞員」獲亞軍,薩默「譯碼機」獲季軍。
許多其他國家的人可能會說這場比賽做了手腳。
中國卻並不這樣。而且,另人稱道的是,竇納樂爵士慧眼挑選了這三位騎師
在隨後賽事,他的露面不再那麼引人注目,雖然成績如常很好。

 

1898
五月,普魯士亨利王子出席賽活動的第二天。他是歐洲皇宮第一位受邀至北京的客人。
1898-05-14 他第二天入場; 英國新部長克勞德·竇納樂爵士三勝。當天最佳匹是桂尼的「謠言」。
1900-07-28 《海軍和陸軍》報導普魯士亨利王子參觀北京
圖文並茂報導,北京迎接第一位歐洲普魯士皇族成員亨利王子
那次比賽,竇納樂爵士三次勝出。當天表現最佳的是格溫先生的“「謠言」,牠變得像一匹新,先是在天津,爾後北京
它比約定時間晚了一天才被帶給格溫,買下牠後,接連贏了四場及贏了冠軍錦標
此時,歐洲大使館內在爭論著中國的未來,一種特殊的氣氛籠罩北京
北京的特殊是活動完全沈寂,甚至不再有小道傳聞或流言。
那年賽比歷屆都冷清許多,沒有外交使團的高層,也沒有滿清官吏。

 

1899
迎接英女皇喜慶年, 所有人都歡呼,“這年賽取得了巨大成功。”一名通訊記者報導,“比以往更多的報名、更多的小馬、更多的馬迷。”
法國人和比利時人非常高興,他們贏了15場賽事中的12場。
港督卜力攜妻女趕到跑馬場,但很明顯,他們不熟悉北京出行方面的特性,到達時已經太晚。
事實上,正如之前感覺,自那次1882年所做的觀察,北京已發生變化。
人群龐大,卻再也不及往昔的規模。
北京是政治敏感度最高的城市,它擅長在危機到來之前很早便感覺出端倪。
改朝換代之勢愈發明顯,滿清趨向滅亡。這在中國祇意味著一種可能:無政府的混亂狀態。

 

1900
1900-06-08 義和團暴徒在跑馬場看台前放火,
意義上是燒毀了西方外交官鄉村俱樂部主辦的賽場。
三名英國學生騎出來調查起火事件,被一群中國人指控並且撤退。
英國使館的“翻譯生”在北京彰儀門外的西人跑馬場與義和團發生衝突,開槍打死了一個團員。
一名英國人掏出手槍打死了中國人。
然而,起因和過程可能被扭轉。
對此,清朝派遣軍隊包圍北京東交民巷外國使館。
這充分這表明,危險正存在於現場的所有外國人中間,極具象徵性。

 

天津收到來自英國公使館的緊急電報,希望立即獲得援助。一小時後,與公使館失去聯絡。
一支二千人組成的海軍及陸戰隊伍,在艦隊愛德華.西摩司令(港島西摩道以之命名),乘火車動身前往北京
十八天後,軍隊剩餘人員掙扎著沿天津的河道返回 —- 以一支部隊的形式結束。
這很奇怪,雖然完全符合,這是那年度的轉捩點。
跑馬場看台縱火事件在北京的外交使節團引發警報,他們意識到危險。

 

1900-06-12 “北京馬會縱火事件”的大標題出現在《紐約時報》上。

 

1900-06-17 在天津租界,一支二千四人的臨時防禦部隊,只能輪班抵抗,
12人被一千名攜帶著現代重型火砲武器的清兵襲擊。
情況毫無轉機地一步步惡化。

 

1900-06-20 年輕的詹姆斯.瓦茨,他在帕洛阿爾托寫下的對中國的全紀錄將留於人們的記憶中,
他自願騎去大沽口帶消息給海軍部隊,以便讓他們避開白河碉堡。
這是他一生中最著名的一次騎行。
正如彼得.弗萊明在北京圍城描述的一樣:防衛設備由幾捆羊毛,絲綢,棉,糖,大米和果仁做成。指揮是一名採礦工程師他是後來的美國總統胡佛。
瓦茨是傑出的騎手,並通曉鄉郊地勢。他夜裡出發,帶領三名哥薩克人和一匹瘦小的後備小馬組成的護衛隊。
他們12小時都在鞍之上,穿越無道可繞的村莊和崎嶇石橋這些危險點;瓦茨的一匹小馬在他胯下被射死。
十天以來沒有從北京聽到任何消息。

 

1900-06-29 一名中國情報員把消息帶到天津
包圍區內有大約150匹小馬和一些騾子,用作新鮮肉食。
公使館附近的中國居民從家中逃出來,那裡有大量喂飼料被找到。及後一個廢棄的糧倉被發現,一解燃眉之急。
歐洲人在被圍攻期間的主食就是小馬肉、大米和香檳。
那裡還有大量紅葡萄酒,不過北京夏天的酷暑高溫實在不是享受它的好季節。

 

1900-08-04,聯軍最後開拔時,公使館基本陷入了嚴重的糧食短缺。
最後一批小馬被殺掉.最好的比賽用最終被留了下來,希望牠們能免於一死。
被圍攻期間,不可避免的時刻到來,跟某人的小馬說再見對任何人來說都極其痛苦。
但對那批小馬本身來說,牠們已經如此瘦弱,被殺被食也不比留下它們慢慢被餓死差。

 

1904 北京場- 論壇報 畫廊 鐵樂
鐵樂 老生常談 歐洲馬迷照片標題 ”北京場- 論壇報,1904 – 北京的賽,畫廊 刊載。

 

1908
北京至漢口鐵路竣工。這條線路有條分支到天津,有一站距離跑馬場只有不到兩英里。
這交通配套聯具有促進的作用,因為這意味著天津馬主騎師可以攜帶他們的小馬天津乘火車直抵北京跑馬場
另外,在賽季期間,北京周五傍晚和周六早晨通往跑馬場的火車作不定期服務前去觀看賽的人。這是一項開明並得人心的措施。
馬會並沒有太多錢,” 杜域 男爵注意到,“但那是個可愛的地方,在賽的日子,你會發現那是非常高雅和有趣的場合,中國和外國人都有。”
北京如常跑,除了為期四年的第一次世界大戰,那時比賽迫於無法控制的情勢而暫停。
所有交戰國都有他們的外交代表在那,並且通常都十分支持比賽。
那些盟國事實上可以自行成功舉辦賽事,但他們明智地決定不冒犯眾怒。
北京賽事停辦,緣於外交政治原因,而非商業氛圍,跑馬場只與天津聯接。

 

1920
需要感謝的是,當人們在天津見識「孟加拉」的速度時,也許從來不乏自認專家的宣稱牠是”雜交”,繼而將牠減禁賽。
拉森公爵明智地帶牠前往北京北京沒有那些通商口岸場的古怪限制及分類。
北京小馬就是小馬,快者為優。在這裡,人們處理問題的方式與其他口岸不同。
外交使節團和海關負責人對富商並無義務受命,與上海跑馬總會殊異。
在許多情況下,天津馬會試圖維護場的權威,曾阻止北京馬主參加天津賽馬
他們的說法是,北京馬會未被“認可”,同時, 任何初在跑馬場的新也不被“認可”。
北京馬會從未報復,跑馬場一直對天津馬主騎手開放。
但是,天津馬會被委婉地告知這非常愚蠢,大約一個季度以後,他們對北京馬會採取了與以往不同的包容態度,對北京馬會的人也採取了不同態度。
雜交問題的根源也在於此,人們需要費力的解釋。大量麻煩皆由英國通商口岸對雜交的幾乎讓人難以置信的反應所導致。
哈里.莫里斯認為這是極度昏庸。在京的外國貴族發覺此事讓人如此費解。
他們具有優勢,另外,還有諸如“相當愚蠢”之類的詞彙在外交居住區內的貴婦間廣泛流傳,這種威力不亞於一枚大砲。
當「孟加拉」被帶到中國時,各地馬會之間相對算是和平共存。
毫無疑問,儘管拉森公爵首先帶「孟加拉」到天津檢驗,「孟加拉」卻從未風聞。
結果是拉森在冬天前後將「孟加拉」帶到北京,將他賣給路透社北京記者大衛.弗雷澤,此人在北京天津的賽中是位十分成功的馬主

 

1921
沙皮翁於北京場所見:
沙皮翁速寫時任大班的洛克紐璧堅父親。
艾里克.米亞維爾爵士,他卓越職業生涯一開始便成為喬治六世的私人秘書。 1921年,他成為在京英國大使的私人秘書。
陸軍上校瓦拉比.D.阿爾西,他是北京第一批獵犬的主人。隨後他攜帶牠們去香港,在新界狩獵。

 

1924
孟加拉」第一次剪毛。
它的長尾巴被編成鮮亮的辮子,鬃毛未修剪過,因為這個習慣已持續七年之久,牠以新的身份參加那年度北京春季賽
季末,「孟加拉」已在42場賽中獲勝41場,弗蘭克.薩頓的做法讓人難以理解,他將牠轉賣給了一位香港馬主

 

1928
北京中國馬王孟加拉」被香港的沙宣馬房購入。
1928-02-13 週年大賽第一日,第3場,快活谷; 保-亨 騎「孟加拉」維多利亞錦標, 獲得第二名。
1928-02-14 週年大賽第二日,第5場,快活谷; 保-亨 騎「孟加拉」贏得大南錦標 。
1928-02-15 週年大賽第三日,第8場,快活谷; 保-亨 騎「孟加拉冠軍錦標跑第三。
孟加拉」是所有中國小馬最強的一匹,沒有跡象表明它有雜交血統,雜交孟加拉」這種謠言再未流傳。

 

1937
1937-07-07 盧溝橋事變標誌著中日戰爭的爆發(1937-1945)
同年秋天,日本有序而徹底地將北京佔領,甚至在紫禁城前舉行了一場慶祝勝利閱兵儀式。
使館區未被侵擾,跑馬場的賽如常舉行。
跑馬場成了日本人的賭博娛樂場所。
日本人投降以後,內戰爆發,物價飛漲,民不聊生,跑跑馬場逐漸被人遺忘。

 

1941
杜域 男爵在他的賽行程中,在跑馬場火車站等候鮑愛克。
他接鮑愛克驅車前往遠處的西山,前往被楊柳和小土坡圍繞的場,還有莊嚴的階梯層疊分佈的看台
安妮·布里奇《北京郊游》記得被裝飾成綠色和白色,夾竹桃盆栽和粉色的天竺葵,銀製的底部纏繞著柳樹葉,
在它之上是小鷹的喊聲,沼澤處偶然的獵鳥活動達到高潮。
1941-12-06 杜域 男爵在秋季大賽無比愉快, 他連續贏三場。
一行好友中,維爾納.傑寧斯,他是電影明星埃米爾.傑寧斯的哥哥,叮囑他再贏第四場比賽。
安德魯唯一可用的小馬是「祝融星」,在牠的全盛時期曾是出色的良駒,然而如今牠已超過20歲。
讓牠參賽只是開個玩笑,但牠在比賽中勝出。
大家要求慶祝。眾人轉移到公爵位於跑馬場附近的鄉間府邸,在那裡立刻舉行了一場別開生面的聚會。
不過,在這當中,維爾納.傑寧斯注意到主人對這場聚會完全沒有興致。
“安德魯,把第四場比賽冠軍也贏下來,你應該值得慶賀!”
毫無反應。一群人把他圍在中間。
“怎麼了?安德魯”維爾納.傑寧斯問道。
公爵緩慢地回答:
“我有種感覺,我不該再騎任何其他的比賽小馬。”
他的直覺沒有騙他。
第二天, 珍珠港事件爆發。

 

1944
中國北方因軍閥和日本人的佔領已經完全失守。
許多外國知名人士相繼回去,他們沉重地環顧周遭形勢便決定離開,再沒回來。
奧斯偉達拉斯,中國北方賽界最大的厩的擁有者,也在其中。
他前往北京,去其位於跑馬場的鄉間別墅,發現那裡秩序井然。
他騎著最喜歡的「蘇丹」,牠的父親曾是葉森打吡大賽的冠軍。
第二天早上,達拉斯再次來到馬房馬伕一臉痛苦表情,他的在夜裡死去。
達拉斯悲痛欲絕,他從此不會再騎

 

 

概述總論

 

1932,《北京郊游》是安妮·布里奇首部及最佳的小說。 其中的一位主角金傑.格里芬說道:
“很少有中國人不知道賽 —- 他們跟英國約克郡人一樣沉迷其中。”

 

 

參考資料

 

絕罰(拉丁語:Excommunicatio,字面上的意思是斷絕來往),俗稱「破門律」、「逐出教會」。現在該詞主要被天主教所使用,是該教所有懲罰中最嚴厲的一種。據天主教教義,被絕罰之人將與教會隔離,沒有教會所予之救贖。

 

梅菲斯托費勒斯(德語:Mephistopheles,另外還有其他寫法),簡稱梅菲斯特(Mephisto)。最初於文獻上出現是在浮士德傳說中作為邪靈的名字,此後在其他作品成為代表惡魔的定型角色。

 

溜韁, 是指“失控” – 匹馳騁在高速下是否有鞍上人或駕馭者都會發生。溜韁有很多原因,最多是驚嚇觸發的戰鬥或逃跑反應。在這種情況下,動物經常在恐慌亂竄,並且可能不會注意到方向。

 

 

 

相關連結

 

相片專輯

 

影音專區

 

北京 – 維基百科

 

第二次鴉片戰爭 – 維基百科

 

 

鳴謝 香港馬會 賽事秘書處 給予記錄檔案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