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回憶
1637年11月澳門跑馬考證


 

 

跑環遶載 賽遙傳

 

 

先導探源

 

1637年,第一艘來華的英船上,一位日記作者及遠征隊商務官彼得·芒迪,於十一月份的一個週日去澳門跑馬

香港賽馬會澳門馬會相關的兩個明證來源都暗示了上述的類似說法。

 

1984-02-02 慶祝香港馬會百週年出版英文書《中國賽馬》。

馬會特約作家奧斯汀·高斯在第3頁 寫道:

1637年11月的一個星期天, 航行到中國的第一艘英船交易記事員,探險隊的首席商務官彼得·芒迪,去澳門。聖多明戈斯教堂前, 賽事於一塊人工平整了的大型開放式廣場舉行, 小葡萄牙城市的心臟地帶, 當時已沾有80年西洋歷史』

 

2011-10-04《澳門馬會官方網站》澳門的歷史網頁 中與英文版 都寫下:

澳門的歷史其實源遠流長,首次賽活動可追溯未成為葡萄牙殖民地的逾370年前,

如果著名英國商人及作家彼德文迪 (PeterMundy) 的說法成立澳門早於1637年便有賽活動進行。

當彼德文迪回到英國以後,他所寫的回憶錄曾提及當年十一月份的一個週日,他曾參與澳門舉行的賽活動,而舉行賽的地點為現時聖母玫瑰堂前的一片大平地,

即現時繁華的新路商業區一帶。即是說,細小的澳門領土為亞洲賽活動的誕生地。

 

然而,無論文字的長短與差異,他們都可能錯過閱讀和研究彼得·芒迪整段原著的措辭。

 

 

背景擇要

 

彼得·芒迪 (1596 – 1667) 是一位英國商人,旅行家和作家,生於不列顛西南端半島康禾爾郡的澎連。

他是第一位英國人在芒迪之旅(’世界的行程“)記錄來華品茗Chaa(茶),並在亞洲,俄羅斯和歐洲多處遊歷。

永不滿足的求知慾,注重細節,追求準確,使他可在現代成為一流的科學家。

 

牛津大學博德利圖書館和一些機構保持他的手稿由此衍生 彼得·芒迪《1608-­1667 歐洲和亞洲之旅》。

大多數手稿與迷人的原始插圖,是精闢描述目擊十七世紀生活和時代、野蠻和輝煌的記載。

1608年,彼得·芒迪與父親去魯昂時開始寫手稿。

1620年,他開始寫下許多歐洲和亞洲旅行,隨後不時繼續他的敘述直到1667年。

1914年,新印的精裝版巨著首先面世。

筆者的拼寫,與他的大草字母,被嚴格遵守,但為必要的清晰度 縮寫已被全面表明和標點已被改動。

 

彼得·芒迪手稿的第3節帶領讀者環遊世界半週,提供獨特和有趣的資訊,特別是關於中國達加斯加。

該手稿,和以前一樣,是取自博德利圖書館的羅爾斯 315 甲。

唯一已知存在的其他副本部分在大英博物館和印度辦公室,兩者在十九世紀覆製。

《在英國,印度中國等的旅行》第三卷出自添加出版。 手稿 19281,對開本。 1 – 213,只有叙事 二十一 至 二十六。

《在英國,印度西部,阿欽,澳門廣東河域 1634-1637》第1部命名。

中國之旅歸去來兮》叙事二十六1637 是由彼得·芒迪自日本回航後作出的文檔。

 

 

歷程重點

 

1637-11-05, 1637-11-12, 1637-11-19, 1637-11-26都是星期天。

在《中國之旅歸去來兮》叙事二十六1637 第285頁到287頁出現“於十一月份的一個週日”的線索

彼得·芒迪記錄了他的商業議程或參與活動,但當月第二個週日什麼也沒有記下。

1637-11-12 星期日,通過邏輯推算應當舉行了澳門所謂的跑節目。

 

在206頁和207的《中國之旅歸去來兮》叙事二十六1637 彼得·芒迪 描述:

向環跑 :撲滿比賽

澳門這處有向環跑:撲滿比賽,其中2個或3個字詞,與地方,居民等,記錄如下。

本月中有一天,是週日,我們中有人在聖多明戈斯教堂前上岸,一塊寬敞的人工平整了的地方,其中約十五、十六位騎士在背上跑向小環。這種消遣我迄今從來沒有見過。

隨後的撲滿比賽,在西班牙流行。西班牙語 撲滿Alcanzias 是那些細小圓形空心黏土烤製半圓球,仿似僕人在耶誕等節慶募捐的錢罌,前者的名字取自後者。每位騎士配以耀武揚威的皮盾,是以圓木板或皮革扣於他的臂上; 其中半隊像北非摩爾人,另半隊像耶徒,各有自己的黑奴或隨從,大士革裝束,這裡役隸和僕人普通的穿著。這些持長矛與吊飾,其上繪了他們主人武鰴,但是當他們來到撲滿比賽,每黑奴為他的主人準備土球。一場過後,舉行棍棒比賽,棍棒被用來代替土球。

它類似於我國棒球遊戲,先是防守隊伍一員代表; 反方另一員迎接他第一次飛擲,第二位選手甩出他的球,對方端著皮盾在後看守他的背部; 第三位出來搶救第一位; 第二位迎戰回擲; 第四位為他遮擋,第五位擊退他,他們總是逃跑時用土球飛擲,如此他們繼續追逐,直到他們人疲倦。他們的非常細小,但迅速和勇敢(就像我們康禾爾老),是這個國家的品種。牠們之間有兩三匹的尺寸較其餘的大得多,但這些是從尼拉帶來。

葡萄牙人在澳門興高采烈地進行他們的娛樂活動。

 

206頁註腳:

1. 中國遠航的延續(《海洋記錄,第六十八卷》)評定,似乎這個時期 彼得·芒迪負責在澳門的大本營和業務。

2. 聖多明戈斯教堂在市中心

3. 騎士,cavalleros,葡萄牙語為cavalleiros。

4. 芒迪並不意味如此消遣在西班牙罕見,而只是說他迄今沒有親眼目睹過。向環跑或斜槍刺環,第五街槍靶,練習長矛術的角逐遊戲。是17世紀在英國和歐洲大陸流行的一種運動。

5. 芒迪的標題混亂。 Juego是西班牙語而Alcanzia是葡萄牙語。拉塞爾達在葡萄牙字典定義Alcanzia為“滿載骨灰或鮮花的薄盆”和“Jogo de cavallo em que se faz tiro com alcanzias” 為“在葡萄牙的運動,他們製作薄盆,和騎,他們彼此拋擲薄盆,在他們盔甲上碎裂。“

 

207頁註腳:

1. 特製黏土盒子用在芒迪時代耶誕等節慶發放救濟。

2. 葡萄牙文 Adarga,從波斯 – 阿拉伯語darga,皮扣或短上衣。

3. 這裡芒迪又混淆了西班牙語和葡萄牙語。他應該寫 Juego de Canas 或 Jugo de Cannas。

4 廣東匹,不比雪特蘭矮種大多少,廋削、強壯和踏實。迪麥加(276頁)描述中國北方小馬帶到了菲律賓,『小巧、很壯實、長步幅,凶狠,嘈吵,和壞脾氣。』

 

 

概述總論

 

回到原文,這可能是彼得·芒迪,著名商人、冒險家眼見的生動情景:

“……地球上所有的表面,只要我們可以看到,覆蓋著人、、大象等隊伍,帶有無數的大小旗幟,構成最壯觀的表演。”

然而,根據彼得·芒迪的全部記載,已充分說明可以排除那1637年11月某個星期天澳門的賽,特別是純種平地賽的可能性。

 

 

參考資料

 

韋彼得主席說得對: 『今天香港賽馬在體壇舉世知名,很少人意識到,香港賽馬傳統,源於近200年在澳門北京上海天津,漢口,廈門的場。』

1829-04-21 英文《廣州記錄報》寫下舉行了一次賽,翌日是假期。

報紙評論說賽“已經提供很多的娛樂”和“滿足周圍社群極大的需要“,這意味著葡萄牙人和中國人的共融。

 

 

相關連結

 

澳門賽馬 – 《講馬港歷史網站》

 

 

鳴謝澳門博物館 提供記錄資料

 

 

 


 

您需要登入才可進行投票

這網站要求用戶必須登入後才能投票支持這個話題。

另外,如果你仍沒有一個帳戶但,你可以在這裡建立一個。